为何此时降准?未来政策走向如何?

2019-09-07 18:59 | 来源:未知

为何此时降准?未来政策走向如何?

9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仅两天之内,“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就正式落地。
中国人民银行6日下午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于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在此之外,为促进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多数业内人士表示,此次降准操作正是央行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要求的具体体现,在预期之内,也是提振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的及时之举。在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变的同时,未来下调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的概率在加大,与此同时,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还会持续发力, 定向降准、T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再贷款再贴现等的操作力度将继续加大。
总量政策叠加结构性调节
意在支持实体

为何此时降准?未来政策走向如何?权威专家这样解读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其中全面降准释放资金约80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1000亿元。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的法定准备金率为6%,是金融机构中最低的,已处于较低水平,因此此次全面降准不包含这三类金融机构。
该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释放资金约9000亿元,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还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可以降低贷款实际利率。定向降准是完善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三档两优”政策框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服务基层的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这些都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多数业内人士都认为,此次“全面降准+定向降准”的组合操作用一方面体现了央行降低银行资金成本、进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意图,另一方面体现了定向支持中小银行、进而支持小微、民营企业的意图。
光大证券研究所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表示,无论是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都会释放流动性,释放的流动性将会降低银行体系的负债成本,这在未来会通过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报价显现出来 ,从而最终传导到实体经济,因此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是这次降准很重要的考量因素。与此同时,在包商银行被接管的事件之后,有些中小银行信贷投放能力被削弱,此次定向降准意在定向支持中小银行,有利于其扶持实体经济、服务本地战略的实施。
“通过全面降准+定向降准,既可以向整个金融体系释放长期低成本资金,又可向中小银行额外注入部分长期流动性,减轻其负债压力并降低负债成本,进一步缓解中小银行货币创造的流动性约束和利率约束。”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表示。他说,这样的降准方式体现了总量政策的结构性调节功能,是一次精准的定向调控。
基调不变
MLF利率下调概率大

为何此时降准?未来政策走向如何?权威专家这样解读
针对下一步的货币政策走向,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与9月中旬税期形成对冲,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仍将保持基本稳定,而且定向降准分两次实施,也有利于稳妥有序释放资金。因此,此次降准并非大水漫灌,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目前面对猪价快速上涨引起的食品价格上涨,各级政府已采取多种措施保障猪肉供应,其他可替代肉类供应正在增加,近期蔬菜、水果价格也开始回落,未来通胀水平总体可控,再考虑PPI已出现负增长,下阶段货币政策仍有空间。
华泰证券宏观李超团队表示,利率市场化的加速推进,是通过利率市场化两轨合一轨,将LPR与政策利率挂钩。未来央行大概率降低MLF利率以引导LPR下行,预计降息空间在15个BP(基点)。
中信证券固收研究团队发布报告称,9月9日和9月17日分别有1765亿元和2650亿元1年期MLF到期,不同于以往降准置换MLF的操作,本次降准主要关注对冲税收因素扰动,为后续MLF操作留足了空间。加之美联储9月19日降息、9月20日第二次LPR报价,9月中旬集中了较多变化因素,本次降准后MLF续作情况可能会比较灵活。其预计,在降准落地之前,9月9日的MLF到期仍然存在较大的续作可能,而9月17日MLF到期可能缩量续作或不续作,等待美联储降息落地后再新作MLF并顺势下调操作利率。
更多“定向滴灌”政策将可期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为避免“大水漫灌”,未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还会持续发力, 定向降准、TMLF、再贷款再贴现等的操作力度将继续加大,主要目标是对民营、小微企业等经济薄弱环节提供“定向滴灌”。可以预期,作为“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的体现,未来几个月信贷、社融等金融数据将出现较为明显的反弹,进而提振市场信心,确保全年经济增速不会滑出合理区间。
董希淼也认为,此次实施全面降准之后,应继续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引导资金更有效率地进入实体经济,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下一步,货币政策应更突出结构性、市场化调节功能。”他说。
“降准释放了长期低成本资金,但从宽货币向宽信用转化,还需要银行克服顺周期思维,通过MPA考核等引导银行加大对制造业、民营企业中长期信贷投放。”温彬认为,“需进一步加大普惠金融支持力度,这不仅有利于宏观经济平稳运行,也有助于银行自身风险防范。”
“我认为还是要深化宏观审慎管理,以及发挥MPA考核的结构性引导作用,引导资金进一步流向制造业、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实现精准滴灌。”王一峰也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