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能股份科创板IPO:财务数据疑点丛生

2020-05-23 19:32 | 来源:未知

天能股份科创板IPO:财务数据疑点丛生


近日,铅酸蓄电池龙头天能股份冲击科创板IPO有了最新进展,目前公司刚完成上交所第二轮问询的回复。

天能股份主营业务为销售铅酸电池,据了解,铅酸电池(也叫铅蓄电池)是一种电极主要由铅及其氧化物制成,电解液是硫酸溶液的畜电池;按照应用领域划分,铅蓄电池主要可分为动力电池、起动启停电池、储能电池和备用电池四大类,天能股份的产品主要作为动力电池应用于电动轻型车。

数据显示,2018年天能股份在国内电动轻型车铅蓄动力电池的市场占有率已超过40%;而目前,同行业的A股上市公司有骆驼股份、雄韬股份、南都电源、圣阳股份、超威动力。

不过,在研究天能股份的招股书时,我们发现这家公司还是存在着不少问题,不仅财务数据疑点丛生,业务本身也难言“性感”。

成立不足一年的

新公司跻身前五大客户

天能股份的电池销售模式分为直销和经销两种模式,直销模式下的前五大客户,几乎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电动车品牌,如雅迪、爱玛、新日等。

不过在大佬云集的客户榜单上,却出现了一家名叫“山东关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不知名客户,该公司在天能股份接近上市前的2018年度和2019年上半年为前五大客户。且据招股说明书,天能股份2018年度、2019年1-6月分别对其销售2.38亿元、1.06亿元。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该公司在2017年3月成立,也就是说刚成立一年就成为了天能股份前五大客户。而根据企查查数据,该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实缴资金为0,而且无员工社保缴纳记录。

 

是怎样的一家社保缴纳记录均为零的公司,仅成立一年多便与天能股份产生2.38亿的业务往来,而且还是作为天能股份直销的客户?

根据招股书天能股份的自述:

在新车配套市场,公司主要采取直销模式,公司直接将电池销售给整车厂商,并负责客户的日常维护。目前,公司已与爱玛股份、雅迪控股、新日股份以及小牛电动等知名整车厂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由此关系可以推断,山东关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应该是一家与爱玛、雅迪、新日相类似整车厂商,并且根据工商局查询的经营范围可知,该公司的确从事电动三轮车的研发和生产。

2018年度,新日股份为天能股份第四大客户,新日电动车在2018年销售了164万台电动整车,与天能股份在电池业务金额达4.61亿元。那么作为2018年第五大客户的山东关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按照其2.38亿的金额及考虑到电动三轮车比电动两轮车的单车带电量更高,山东关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也销售规模至少十万台以上。但有意思的是,我们从工信部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信息查询系统中查询不到该公司生产任何车辆的数据。

IPO前夕频繁分红,

债务风险飙升

招股说明书中,天能股份表示:受限于融资渠道,公司主要利用自身经营积累和银行间接融资实现自身发展,报告期末本公司资产负债率为77.75%。出于节约融资成本和提高融资效率等方面考虑,公司的融资方式以短期负债为主,报告期末流动负债在负债总额中的比例为88.33%,流动比率为1.02。

明知自身流动性危机高危存在,天能股份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上市前大额分红。

资料显示,在2016-2019年,天能股份进行多轮分红,2016年两次分红合计3.9亿元,2017年分红2.54亿元。IPO前夕,分红金额却迅速扩大,2018年分红两次合计14.4亿元,占当年利润的114.2%,2019年上半年分红三次,合计10.42亿元,短短一年半紧急分掉了近两年的利润。

我们首先看下IPO期间的账面上的货币资金状况。2016-2019年中,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为29.42亿元、42.31亿元、44.29亿元、47.5亿元。

分红迅速扩大的IPO前期的2018年初(即2017年末),公司账面上现金42.31亿元,此时公司短期借款11.3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为0.3亿元,这两项短期金融负债余额就11.62亿元。

此外,公司账面上的应付账款及票据34.97亿元和其他应付账款19.82亿元,应收账款6.9亿元,就是说经营性负债资金缺口大约有47.89亿元,加上述两项短期金融负债余额11.62,累计资金需求达59.51亿元,所以对于拥有42.31亿元货币现金储备的天能股份来说,近14.4亿元的分红似乎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此外,天能股份短期借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0.34亿元、11.32亿元、12.64亿元和29.44亿元,占流动负债的比重分别为15.03%、14.08%、12.69%和23.93%。其中,2019年上半年同比增长约一倍。

而此次IPO拟募集的35.95亿元资金中,天能股份还计划用其中10亿元来补充流动资金。从上述情况来看,天能股份资金缺口似乎很大。但另一方面又进行大额分红,站在投资者角度来看,天能股份对于资金的利用是不是应该更合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