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局中人:22亿造假都牵扯到谁

2020-06-01 18:38 | 来源:未知

瑞幸局中人:22亿造假都牵扯到谁


 

 

钱治亚哭了。

“听说出事儿后,她哭着去找老陆说要辞职。”

“自曝财务造假后,董事会紧急开会,她在现场哭的。”

再之后,时任瑞幸CEO钱治亚便“消失”了,“以前每个月都要和管理层开一次会的,自曝造假事件后,就再也没有开过会”。

瑞幸咖啡一下子就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除了那封可有可无的内部信,甚至没有人站出来安稳一下员工的情绪,“出事儿第二天,所有人都正常上班,用同事的话说,撑得过就是五一假期,撑不过就是暑假”。

他们采取了一个更直接的办法来稳定军心:4月,原本10-15日才发放的工资,在8日就到达了所有员工的银行卡上。

与此同时,6000多家门店还在如流水线般照常运转;3000多万用户依然可以收到瑞幸发来的优惠券:1.8折、2.8折、3.8折不等;数千名拓展人员依旧背负着每月开一家店的KPI到处寻觅开店机会;数百个供应商依然像往常一样收到瑞幸打来的货款.....

与外界猜测的“瑞幸风雨飘摇”、“大厦即将崩塌”截然不同的是,一切都并没有发生,局面似乎还在掌控之中。

但中概股已然被全面波及。瑞幸造假这股强大的“龙卷风暴”正在展示其前所未有的破坏力,PCAOB(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私营非营利性机构,为赴美上市公司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的行业组织)随即展开对213家中国公司的大审查。

飓风卷起22亿元财务造假的消息,沸沸扬扬,占据了整个舆论头条——所有人都在关心瑞幸到底什么时候退市?实际控制人和公司将受到什么惩罚?会倒闭吗?会有接盘侠出现么?

“那不可能的,瑞幸咖啡是不会垮的。”大部分瑞幸员工依然坚定保持着某种没有缘由的乐观。显然,他们并不愿就此作罢。

据了解,瑞幸已经进入战略密集调整期。

本来,瑞幸计划2021年开到1万家店,最新的策略是保证2020年底门店数不变,“北京关80家,那就还会开80家,但是前提是每家店铺都要盈利”。无人零售(2020年优先级最高的战略,全年铺设量计划达到7万台,其中自助咖啡机1万台,无人售货机6万台)、国际化(进军中国香港地区和美国)战略均被紧急叫停。这被看作是为一旦退市保存现金流而提前所做的准备。

没人愿意直面血淋淋的现实。即便看好者寥寥无几,唱衰者比比皆是,也没有人愿意摁下“清算”的按钮。似乎一旦泡沫破灭,近2万多人(1万多全职,1万多兼职)的心血、170亿元的融资款、6912家门店、3000多万用户都将灰飞烟灭。

当翻开瑞幸的故事,不难发现这是一段承载着青春和野性的经历。但也足够扭曲,因为,有些事情或许一开始就错了。

开店!疯狂开店!不计盈亏!

即便谩骂声快要将瑞幸淹没,杨淼依然无法忘记当初那段滚烫的时光。

杨淼于2018年加入瑞幸,那年他刚刚大学毕业,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拓展经理,瑞幸是他第一份工作。初入职场,杨淼囊中羞涩,买了一辆续航仅仅30公里的电动车。但这辆电动车满足不了他的需求,“每天都带着充电器出门,经常需要在路边充电,充满一次需要1个小时”。

作为拓展总监的王庞博比杨淼还要拼,他不仅有开店任务,还要实地判断店铺位置的可行性,“一个月开车能跑3000-5000公里,6个月就跑了28000公里”。

“每个月每个人要开出一家店来。”杨淼兴奋地向记者回忆道。

善战的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正在迅速打造一支特种部队,所有人都在抢时间。早上八点半所有员工集体到公司打卡,开完会后拓展人员鱼贯而出,他们迅速涌入城市的大街小巷,地毯式搜索,寻觅自己的猎物。

为了提高效率,工作第二个月,杨淼给自己换了新坐骑——一辆二手电动车,续航100公里,“很多时候都要跑80公里”。

不到两个月,他便把自己所在的城市摸透了,成了一张活地图。一个生动的细节是,有朋友在朋友圈晒了其办公楼照片,杨淼准确得说出了楼宇的名称,对方激动地回复:“行啊,哥们。”

“从大区总到城市负责人,全程都会跟进项目的选址、谈判,逼着你速度快,天天开会,KPI都直接上墙的。”一位分公司总经理回忆到,“一周工作6天,很多时候周六周天晚上10点了,还在整理数据”。

彼时,瑞幸成立不到半年,正值疯狂的野心扩张期——它的计划是年内门店开到2000家,2017年10月-12月,主打北京、上海,2018年年后攻入广州、深圳、南京、重庆、杭州、武汉等二线城市,2019年逐步下沉。

这在传统零售行业来看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位肯德基的营运经理分享了他的观点,彼时瑞幸刚刚开了第一家店,瑞幸给他高出30%的工资,“跟我说一年半还是两年,北京要开出1000多家店,我一听就不靠谱,肯德基这么多年才200多家,就没搭理他们”。

可瑞幸不信邪,它要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完成这个目标。

前期,它从神州系公司(神州租车、神州优车)招来一大批员工,无论是销售、还是做贷款的,只要愿意,都可以过来开店。到了2018年5月,瑞幸已经在全国开了500家店,离2000家的目标还差四分之三,它必须加快脚步。

2018年年中,还不满一岁的瑞幸咖啡罕见得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之所以说罕见,是因为以后的两年多时间,无论上市还是任何融资节点,瑞幸从来没有开过全员会议。

“那次开会主要就是让大家参与开店,公司说无论什么岗位都可以发动自己的亲朋好友去找门店,哪怕帮忙给物业牵线搭桥,都会有奖励的”,于2017年年底加入瑞幸的林军,向记者回忆起当时会议的内容。

就连负责门店拓展的副总裁李军也亲临战斗一线。

他的任务是负责和大公司的谈判,“他一直频繁出差,像中国电信、移动这些服务站的批量合作,以及华为、腾讯都是他开拓的”,一位来自神州系的瑞幸拓展总监回忆。

李军,是原来神州的老人,创业失败后,加入瑞幸,曾在钱治亚麾下。上述总监评价李军:话不多行动派,做事属于追求速度和结果的人。

就这样,由李军带领的前线作战部队闪电般渗入到全国22个城市,他们要迅速做大规模,不计较盈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