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银行理财子公司为何“背井离乡”?

2019-11-11 10:15 | 来源:未知

四家银行理财子公司为何“背井离乡”?

“出走”母行所在地的银行理财子公司又多了一家,这意味着又有一拨银行资管人员将面临大迁徙。
 
11月8日广发银行一则社招公告,揭开了其正筹建中的理财子公司的注册地。广发行招聘五名首席官和若干部门级管理岗位,将工作地点设在了上海。记者获悉,上海正是广发理财子公司的注册地。
 
也就是说,在已开业、批筹和已公告成立理财子公司的银行中,目前至少有建行、光大、中信、广发四家银行将理财子公司的注册地落户在母行大本营以外的城市。其中,建信理财给深圳贡献150亿元的注册资本、光大理财给青岛贡献50亿元的注册资本;尚未批筹但正紧锣密鼓筹建的中信和广发这两家理财子公司,将合计给上海贡献百亿的注册资本规模。
 
当然,注册资本、贡献税收等绝不是重点。关键是这些理财子公司给当地带来的软实力提升——它们的品牌入驻以及人才导入,对优化当地产业结构、促进当地经济竞争力、提升当地金融环境有着难以量化的深远价值。
 
资管人才外拓与内迁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多家理财子公司抛出“求贤令”,公募、券商等非银资管人才纷至沓来。
 
截至目前,平安银行(16.310, -0.34, -2.04%)理财子公司已吸纳平安基金、平安证券等多位副总级高管;中投资产配置部总监范华已落座招银理财首席投资官。此外,市场上近日传出嘉实旗下智能投资平台金贝塔CEO戴京焦将任光大理财首席投资官,原方正证券(6.800, 0.11, 1.64%)执行委员会委员、副总裁吴姚东将出任中邮理财董事长的消息。
 
媒体就此纷纷聚焦理财子公司跨界吸纳非银资管人才。但除此之外,银行内部的人才迁徙也值得关注——很多银行原资管部门员工,因其供职的理财子公司在异地成立,需要搬离熟悉的城市、适应新的生活圈;有些银行在过渡期内还保留着资管部,这意味着理财子公司高管需要两地办公两头跑。
 
这对相关理财子公司的员工来说,显然是不小的挑战。“等开业满一定年限后,我们再看下有没有申请双总部的可能性,到时候争取回去(原城市)。”一名总部设在非母行所在地的理财子公司的中台人员言语中透着一丝无奈。还有相关银行总行内部人士直言,就是因为要去别的城市,内部竞聘时他最终选择了放弃。
 
短短两句话,勾勒出在异地注册的银行理财子公司员工面临的挑战和需要做出的调整。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已开业或正积极筹备的理财子公司中,都不可能做到原资管部人员的全部迁徙。以建信理财为例,据记者此前了解,其人员构成没有完全依靠原总行资管中心员工和社招入职的员工,而是从广东省分行资管中心、深圳分行资管中心抽调了人手。
 
光大理财董事长张旭阳此前亦坦言:“人才是我们目前最大的挚肘,我们承认有(人才迁徙)这样的现实和困难。”
 
关于理财子公司选址一事,并非高管们“拍脑袋”的一念之举,而是综合考虑后的决定——当地政策是否支持、区域财富管理环境是否成熟、如何借力区域辐射交易对手和客户、如何协同并反哺集团等等。
 
譬如,建信理财驻扎的深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是大湾区高速发展的引擎之一;光大理财落户的青岛,是国家级以财富管理为主题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多家理财子公司将要落户的上海,则是在全球资产管理、跨境投融资、金融交易对手等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先天优势,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如火如荼。
 
上述城市的自我定位和环境建设,或许是理财子公司落户的重要原因。为了加强对银行理财子公司异地注册的争揽力度,很多城市从去年就开始发力,深圳、上海、天津、济南、大连、青岛、西安等地陆续出台了多项鼓励扶持措施。城市之间的角力,后续是否还会吸引其他20多家已经公告成立的理财子公司迁出母行所在地,值得关注。
 
创设新型复合人才
 
那么,在银行理财子公司里,哪些岗位最缺人?哪些人才又最紧俏?
 
金融科技将成为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重要发展引擎,这样的行业共识也落在了招聘需求和部制架构设置里。
 
以最新发出求贤令的广发银行为例,广发行为其理财子公司招聘的五名首席官内,首席运营科技官赫然在列;其招聘的部门级管理岗内,金融科技岗也位列其中。
 
上周开业的招银理财内设19个一级部门,其中就包含数据科技部;最早开业的首家股份行理财子公司光大理财,其五大板块19个部门里,同样设置金融科技部。
 
“我们的研究部叫研究及数据部,就是希望未来新的数据要对我们有帮助,不是简简单单的传统金融研究。我们还有一个开放平台部,是要把资管变成开放式模块,提供到各个产品中,来适应当下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及数字经济的发展。”光大理财董事长张旭阳如此阐述建立创新模块的初衷。他表示,光大理财招聘了很多跨界金融科技人才加入,科技能力和数据能力是光大理财的核心,这两块绝不会外包给其他机构。
 
张旭阳用KYC(客户认知)来举例阐明科技对资管的作用,称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远比调查问卷更能精确描绘客户画像,以及定位客户的风险偏好。
 
不仅仅是在实际运营层面,光大理财从战略定位上就把科技放在了一个较高的高度。除了成为“一流的资管机构”,张旭阳还强调光大理财要成为“领先的资管科技平台”,并称科技是其差异化竞争发展的必争之地。
 
 
“比如我们集团的光大云缴费是一个很好的开放式平台,但很多客户缴完费就走了。假如未来推出一个‘一元理财’,在缴费过程中顺手做一下现金管理或理财投资,我们就把资管能力嵌入到光大银行(4.380, -0.08, -1.79%)平台里面去了。这是未来一个可以探索的方向。”张旭阳说。
 
箭在弦上,就待一纸开业批复的兴业,同样高度重视科技人才的挖掘。兴业银行(19.720, -0.16, -0.80%)资产管理事业部总经理顾卫平此前表示,在立足母行金融科技领域积累的优势和禀赋基础上,未来将通过数据仓库等技术搭建理财子公司自己的数据中心,利用传统数据模型、数据挖掘等技术赋能投研。从“研”入手,将大数据分析利用在宏观研判或信用分析上,落地至“投”,结合数据资源、算法模型、策略投资等探索量化交易、智能决策在理财业务的应用。
 
显然,越来越多的银行理财子公司正锚定科技在资管深水区的应用。随着他们对科技方向人才的招揽和培养,越来越多的“理财+科技”复合型人才将会出现在银行资管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