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经济衰退的模式:罕见而可怕

2019-09-10 18:15 | 来源:未知

未来经济衰退的模式:罕见而可怕

未来经济衰退的模式:罕见而可怕
未来经济衰退的模式:罕见而可怕
世界应对经济衰退的能力很少比现在更差。然而,经济衰退的频率也从未像现在这么低。这使得下一次全球经济衰退难以想象,但它极有可能是痛苦且出乎意料的,更像是一种新疾病的突然爆发,而不是每年一次的流感爆发。
由于美国收益率曲线倒挂——这意味着较短期债务利率高于较长期债务利率——今年夏天经济衰退的警报大声响起。在此之际,本轮经济扩张打破了历史纪录,同时制造业情绪指标出现全球性下滑。
由于许多工业化国家的利率陷在零或接近零的水平,各国央行几乎没有应对的空间。经济活动的任何骤降都预示着令人恐惧的前景。
可能的情况是,这一波的全球性疲软将被放任演变为美国和全球经济衰退。然而,这将与近几十年的衰退模式不符,它在成因和频率上都发生了变化。经济衰退的频率降低了,而当衰退发生时,起因往往是金融危机,而不是下滑的商业活动或经济过热。
现在衰退预测者的成功记录总是很糟糕,但在过去,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末日贩子”只需要等待几年就能迎来荣耀时刻。现在挽回名声可能需要数十年时间。美国本轮经济扩张已经持续122个月,是历史上最长的,刚刚超过1991年至2001年的那轮扩张。
前美联储(Fed)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认为,经济扩张仅仅因为持续时间长就会结束的观点很“荒诞”。较长时间的扩张意味着经济衰退频率降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35年里,美国出现了8次经济衰退;在那之后的35年里出现了4次经济衰退。其他发达国家的趋势类似。
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头十年,经济学家常常谈论“大缓和”(great moderation),即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产出波动大幅下降。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这一观点遭遇尴尬,于是这个词被人淡忘。然而,后来的证据表明这种现象是真实存在的。现在美国季度增长的波动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低。
人们就此提出了几种解释。一个是制造业库存波动下降:即时技术的使用减少了调整库存的需求。另一个是经济向服务业的结构性转型。对动感单车、管理咨询、卡拉OK和整形外科的需求或许会随宏观经济而波动,但与钢铁厂和汽车工厂不同的是,它们自己没有大的周期性波动。
第三个、或许也是更重要的解释是,央行在稳定通胀和避免兴衰周期方面的成功。战后美国的大多数经济衰退始于经济过热、通胀加剧以及美联储提高利率抑制需求的时候。自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已过去几十年时间了。在更近的历史中,央行一直在努力应对通胀不足,而不是通胀过度。
当政策制定者不担心通胀时,他们就可以出台刺激措施来抵消经济放缓。事实上,更确切地说,风险是他们缺乏弹药来抵御真正的冲击,比如英国退欧或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加征关税。但他们肯定在努力。美联储正在降息,仅在8月份就有印度、泰国、菲律宾和新西兰等国家跟进。韩国和英国在实施财政刺激措施。中国将做得更多。
这正是许多经济衰退预测出错的地方。当威胁变得明显的时候,政策会提前作出回应。押注目前的全球经济放缓将转变为全球经济衰退,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押注当前的这些刺激措施将会失败。
如下论点很容易变成一种谬论:政策制定者将采取行动防止经济衰退,因此不会出现严重的经济衰退。在21世纪初期,这种观点让人们变得非常自大——但2008年至2009年是一个残酷的纠正。这场衰退始于金融业,包括次级抵押贷款和房地产,就像2001年经济衰退始于互联网泡沫破灭一样。
商业周期或许有所减弱,但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所说的金融周期仍在我们身边。如果下一次经济衰退来临,金融是最可能的源头。
如果说实体经济波动很难预测,那么金融危机何时爆发几乎是不可能预测的。分析师可能会发现市场中的失衡,但他们只能猜测它们何时以及如何爆发。有迹象显示我们已经处于当前周期的末期。按历史标准衡量,当前资产估值很高。中国和一些边缘经济体的私人债务大幅上升。特朗普政府正在放松金融监管。这都增加了风险。但是,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危机之前常常会出现的压力迹象——狂热的情绪或者违约增加。
这并不意味着经济衰退不会发生——关键是不可预测性——但从近期经济衰退的模式来看,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衰退已在路上。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发生经济衰退,将极难应对。这可能就是未来经济衰退的模式:罕见而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