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建军的资本博弈 喜马拉雅IPO前的三道坎

2020-06-29 16:32 | 来源:未知

余建军的资本博弈 喜马拉雅IPO前的三道坎


  据统计,自成立至今,喜马拉雅已完成9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已超6亿美元,资本疯狂的推动下,关于喜马拉雅的盈利问题一直是行业内的一个“谜”题。

  尽管喜马拉雅一直对外表示没有IPO计划,但数次传闻恐怕并非空穴来风,不得不说的是,无论喜马拉雅何时冲刺IPO,都还有版权、盈利、管理三大问题待解答。

  深陷IP版权及法律纠纷 风口红利正在消逝殆尽

  喜马拉雅的版权问题一直是绕不开的坎,知识付费红利期正逐渐消耗殆尽,多起版权纠纷更是成为喜马拉雅上市的绊脚石。

  天眼查资料显示,喜马拉雅目前的自身风险已高达316条,涉及的法律诉讼950条。仅2020年,喜马拉雅就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201次。

  比如2019年的“真假宋鸿兵”事件,在喜马拉雅上搜索宋鸿兵的节目《鸿观》,结果并不是由宋鸿兵讲解的,而是一个“李鬼”在给大家讲解。而该账号已运营了大半年的时间,播放量7.3万,有2000多人订阅。宋鸿兵本人喊话称,喜马拉雅公开盗版,太缺乏知识产权的意识。

  外界有声音认为,喜马拉雅公开盗版,或许为了保持行业地位的刻意放纵。因为类似事件并非个例,近年来版权费水涨船高,喜马拉雅在过去完成了9轮融资,每年融一轮的快动作,或许从侧面反映出喜马拉雅的生存压力。

  喜马拉雅签主播,以明星影响力变现,利用平台规模走量,这种商业模式红利正在随着风向的改变愈发减少。探索开发新的盈利模式仍需要时间,但激进的商业化布局,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将之前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让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狂奔的路上,喜马拉雅也曾被喊停。今年5月13日,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违反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受到行政处罚。

  不惜与自家主播“抢饭碗” 商业化焦虑愈发显现

  前不久,喜马拉雅推“新政”与自家主播抢广告饭碗,引发诸多主播不满,非但没加速商业化,还让平台流失了不少主播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