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小企业纾困法案及其政治影响

2020-05-01 15:16 | 来源:未知

美国中小企业纾困法案及其政治影响 


 

截至4月28日,美国确诊的新冠病例已达100多万,死亡人数趋近6万。

虽然在1月下旬,西海岸的华盛顿州已经出现了第一列输入型病人,但是直到3月初,纽约出现第一例新冠病例之前,美国还是一片祥和之状。美国的经济仿佛一枝独秀,股市继续上涨,就业人数不断升高,失业率降至历史最低点。与此同时,民主党党内之争烽火日炽;而刚刚摆脱弹劾之扰的特朗普则逍遥局外,似乎离连任的目标越来越接近。

而3月以来,一切开始急转直下。道琼斯指数从30000点一度跌至19000多点,失业率可能会达到19%,接近大萧条时期。特朗普在上任以后所创造的经济成就,一切让他得以漠视民主党攻击的业绩,几乎在瞬息之间被抹平。死亡的恐惧困扰着人们,经济及民生方面的压力更让生者感到无助。这种状况下,政府需要出手救助民众及经济。

工资保障计划

美联储和美国政府一起进行了救助。美联储不仅将利率降至为零,还通过大量购买债券,向市场注入了巨额资金,尽可能地稳定市场。4月底,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中,负债高达前所未有6.5万亿美元。根据美国财经网站CNBC对经济学家的问卷,美联储的平均负债值最终将高达9.8万亿美元。美国国会已经拨款2.5万亿美元,估计还需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来恢复经济。此举之下,股市渐渐走出低谷,徘徊在24000点左右。

3月底,共和党和民主党达成协议,通过了一项2.2万亿美元的紧急纾困法案(CARES ACT)。法案的通过,让中低收入的民众欢欣鼓舞。法案中对于个人和家庭的援助很快到位,年收入不超过7.5万美元的个人或15万美元的家庭,开始收到人均1200美元的救援支票。与此同时,面向中小企业的工资保障计划(Payrol Protection Program,简称PPP)也同时进行,各企业主对此项计划充满了期盼。

工资保障计划的救助对象是500人以下的中小企业,旨在帮助中小企业度过经济困境。它为那些在疫情期间收入遽减或失去收入的企业提供资金,使企业能够继续发放工资,雇用本可能会被解雇的员工。这项计划里的资金,可以用于支付长达8周的工资,时间段为2月15日至6月30日之间的任何8周。支付薪资后所剩余的贷款,可支付其它允许的费用,包括租金和水电费。每一个有资格获取贷款的企业,可获贷款的数目是企业2019年平均月工资的2.5倍。款项必须用于所规定的工资和租金等项目,若符合规定,这部分贷款可获豁免而无需偿还。工资保障计划的具体设计、管理和操作,由小企业管理局(SBA: Sma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在财政部的支持下,通过各个银行进行。

用于工资保障计划的经费,高达3490亿美元。根据法案规定,这笔资金应该优先考虑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受到鼓舞和刺激,显然对社会能起到积极作用。至少在民情和民意方面,整个社会可以从疫情笼罩之下的愁困和烦抑中得到舒缓。

合法的欺诈

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工资保障计划的实施上曾经发生争论。民主党希望通过返税而发放现金,或者通过财政部直接对工资发放进行管理;共和党则希望能将这一计划交付私营的金融机构执行。民主党诚然希望政府能够直接管理和操作这批贷款的发放,但是这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真正实行,最后共和党在争执中占了上风。

很难说哪一种方法能够更好地实施这一计划。规定中500人以下的企业,可以指同一公司,不同地点的分支机构。这一规定宽泛而模糊,许多大型的上市公司也得以进入贷款计划。3490亿美元是一个天文数字,国会游说集团难以不对此觊觎。所以,几乎可以肯定,这一贷款设计上的漏洞正是游说的结果。

不过纵观美国历史,凡由政府牵头进行的救助法案或计划,很少能够得到很好地设计和执行,尽管每一项法案或计划的初衷都是良好和积极的。2010年,民主党推出的奥巴马健康保险,意在保障每个人都能获得可以支付的医疗保险,但事实上,保费几年之内飞涨,一些刚刚跨入中产阶级的民众不得不支付高昂得离谱的医保,不少人最后只能放弃保险。

同样的,这项本可以成为重启人们信心的贷款计划,在开始施行的两周后就招致了许多的民怨。在第一轮3490亿美元的拨款中,250家上市公司一共获取了超过9亿美元的贷款,而根据财务状况来看,这些公司都不应该获得贷款。例如市值为4.05亿美元的DMC Global,获得了670万美元,市值44亿美元的洛杉矶湖人队获得了460万美元,汽车销售商AutoNation更获得了7722万美元……迫于压力,有一些大的企业,比如湖人队已经宣布退还所得的贷款。

3490亿美元的拨款不到两个星期即已告罄,而很多小企业仍然是两手空空。3000万小企业中,仅仅只有16%的小企业获得了贷款。上市公司有许多渠道可以筹集到资金,而小企业却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渠道,如果没有政府出面救助,只能无奈而绝望地等待倒闭。

上市公司攫走大额贷款,其原因当然首先与银行有关。媒体指责美国四家最大的银行(BankofAmerica;ChaseBank;WellsFargoBank和USBank),称其不公平地优先处理大客户的贷款申请,以赚取更高的佣金。工资保障计划的初衷是尽量地保护和支持小企业,尤其是餐饮、旅馆和娱乐等服务性行业。疫情之际,由于居家令的实行,这些企业不得不关闭,没有收入。它们是首先应该获得资助的企业。然而大客户带给银行的佣金更丰厚,银行难免不为所动而优先服务大型企业。

公允地说,银行和大企业固然是贪婪,但工资保障计划的失误,其实更在于设计的缺陷。

银行追逐资本,大企业追求利润,存在于二者的天性之中,说起来也是天经地义。在媒体披露贷款的去向之后,虽然已有15家上市公司表示将会退还贷款,但大部分的企业表示不会退还。因为一则他们没有违反法规,再则这些企业声称他们同样需要资金保持现有的员工。而从法律角度上来说,银行选择性地进行操作,也并没有什么漏洞。大企业既是银行的VIP客户,又有专人负责其文件准备,银行在第一时间处理其申请显得无可挑剔。

不同于传统的贷款程序,银行首先要对贷款方进行资格审核,在这一次贷款过程中,银行只是要求贷款方进行自我确证,确定自己在资格方面合格,在申报内容方面属实。所以,这是更多地建立在诚信机制上的一次大型贷款计划。长久以来,美国在许多方面依赖诚信制度。细小处如在许多场合进行的年龄核实,重大处如报税,皆是仰赖于每个人的诚实。诚信制度曾经非常有效,但是当今之日,世风日下,美国的诚信制度实际也已经接近破产。这也是为何美国在税表之中,增加了越来越多的信息核审部分。工资保障计划不幸依赖于这样一个濒近破碎的体系,其执行过程之中所将遇到的困难和麻烦,就基本可以预料。

对于500人的上市公司来说,证实自己在财务上的困境,并非难事。即便他们有更多的渠道筹集到资金,但经济在衰退,财务在缩紧,也是一个普遍的事实。然而一家上市公司所获取的贷款,往往相当于成百上千的小企业可获得的金额,事实上使数量巨大的小企业微小却是重要的希望破灭。但是在法案没有做出更详细的规定之前,要求大公司退出贷款,实际上是以一种略显抽象的伦理标准,去要求企业行事;而要求银行对大、小企业一视同仁,亦是基于同样的标准。两种要求在执行过程中,皆是有所勉为其难。

银行的抱怨也有许多。4月1日是贷款计划实施的前一天,有些银行的总裁在这一天还在给华盛顿的官员打电话,要求给予更多的时间理解工资保障法案。贷款计划在4月2日10点钟开始实施,可是银行直到当天的几个小时之前,才收到财政部关于此项计划的细则。申请过程中,由于计划的要求并不明确,银行的各种表格一改再改,引得一片怨声载道。更令人不解的是,财政部似乎未就3000万中小企业所需资金进行计算,未能预料计划与现实要求之间存在着的巨大差异。4月2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向人们夸口说,企业一天以后就会收到贷款,可是两个星期之后,许多企业仍然毫无所获。

工资保障计划的第一次贷款行动,以一片狼藉收场,而华尔街日报则将此称作为合法欺诈(Legallyfra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