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资管转型:理财子公司加速获批

2020-02-23 09:46 | 来源:未知

银行资管转型:理财子公司加速获批 

  疫情之下,各监管部门和金融行业依旧紧锣密鼓的在规定路线上前进。
 
  2月19日,重庆农商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全资发起设立,注册资本拟为20亿元的渝农商理财有限责任公司已于近日获批筹建,这也是继青岛银行(5.540, -0.04, -0.72%)理财子公司青银理财后,2020年获批筹建的第二家银行理财子公司。
 
  自2019年6月3日建行理财子公司建信理财第一家开业以来,目前已有18家理财子公司获批,11家理财子公司开业。这意味着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如火如荼?在银行眼中,转型伴随阵痛,但设立理财子公司是心之所向,符合资管新规统一监管规则。实际上,按照《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简称“资管新规”)的规定,过渡期开始于2018年4月27日,完结日期在2020年12月31日。
 
  银行业资管人士告诉记者,一方面按目前的实际情况和监管层的表态来看,资管新规过渡期或有一定程度的调整空间。另一方面,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的速度加快,也说明以子公司形式开展理财业务,在政策和实操层面商业银行紧跟资管新规的主流选择。
 
  理财转型难
 
  日前,记者从普益标准处获悉一份聚焦在中小银行的调研数据显示,在2020年底前,能完成存量老资产规范整改并实现净值化转型的中小银行比例不足30%,超七成以上的银行无法按期完成存量资产处理。约40%机构不能按期完成的存量资产占理财总资本比例的20%以上,这意味着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内大批中小银行对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做好了一定预期。“部分银行反映理财业务存量处置过程中的问题,按照资管新规补充通知在过渡期结束后,由于特殊原因而难以处置的存量资产,在符合流程的条件下由相关机构提出申请,经同意后可采取适当安排。”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曾告诉记者。
 
  记者从多家银行资管部门了解到,压降程度不及预期至多完成一半,追赶不上资管新规规定的过渡期时间点。从产品端来看,资管新规净值化产品对客户的吸引度仍有待提升,撇开投资者教育环节,银行等机构整改力度不足和产品的选择也是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根据上述普益标准调研数据,大多数被调研银行资管机构普遍预期资管新规过渡期会适当延长。其中,预期延长一年占比47%,预期延长两年占比27%;总体观察,8成以上被调研银行资管机构认为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期限可控制在两年以内。
 
  截至2019年末,银行净值型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余额约9.71万亿元,占非保本理财存续规模的比重为46.81%,全国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程度持续提升,环比上升1.29点至11.75点,同比上升8.04点,全年净值化转型比率提升25.51%。
 
  一位华东地区城商行资管部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在数值上转型提升明显,银行资管净值化比例还处于低位,老产品清退,新产品发行面临困难且无法对接老资产是实打实的压力。预期在年底,2/3的理财投资非标到期,其余存在跨期风险,对银行而言是大考验。”“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银行理财的资产质量,可能导致净值型产品发行进度和购买受到影响,拖慢整体转型进程,目前具体数据还没体现,但总体而言影响是短期。”他补充道。
 
  过渡期或延长
 
  至于资管新规的延期讨论由来已久。据记者梳理,2019年8月,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2019径山报告》中呼吁延长资管新规过渡期。根据银行的反馈和执行,集中在非标资产处置难度大、进度慢,引起延长过渡期强烈诉求。疫情叠加下,时至2020年2月7日,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目前正在对过渡期延长进行技术评估,存在可能性。“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此时,市场的声音认为过渡期严格执行缺乏可操作性,资管新规过渡期延期有必要性,但灵活不等于放任,资管新规在延期期间仍将严格约束压降速度等。
 
  譬如,平衡政策与潜在风险是一大核心点。一位资管市场评论员曾撰文称,针对部分存量老资产无法短期处置或回表的,给予额度豁免。如果给予新的过渡期,预计也会要求老产品规模要有严格的压降节奏。而对于不能如期压降的,则给予相应的惩罚措施,比如限制其资产投向,以备偿还到期的募集资金等。直接延迟过渡期只是将问题后置。
 
  对此,华泰证券(20.360, -0.09, -0.44%)固收首席分析师张继强认为,资管新规在延期期间仍将保持战略定力,对压降速度等给予强约束。一是严格落实老产品压降工作,保证压降进度。可能的操作路径可以限定老产品可以投资的产品种类及期限。二是“一行一策”制定整改计划。
 
 
  资管新规存延期可能,理财子公司则加速审批入市。2月1日,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表示,银保监会将进一步推进理财子公司设立,壮大机构投资者队伍,进一步增加理财子公司数量,对风险管控能力较强、总资产及非保本理财业务达到一定规模的银行优先批设。
 
  张继强分析称,过渡期内净值产品业绩优秀的银行资管部或理财子公司将在过渡期结束后短期内吸引客户投资,可在净值化理财时代初期形成先发优势,马太效应凸显。因此,过渡期是银行发展净值型产品的关键时期。过渡期延长为银行理财子公司提升投研能力、完善产品线、对标公募基金建立完整的投研体系提供了机会。
 
  纵观2020年1月份理财市场,1个月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3.78%,与上月相比下跌14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bp。而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4.19%,较上月下降5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5b。普益标准研究员于康表示,转型过渡期内产品收益本身属于下滑状态,在疫情影响下,央行向市场投放流动性,宽松货币环境使得银行理财产品收益或持续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