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6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开业

2019-10-14 10:32 | 来源:未知

已有6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开业 

  面对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强势入场,信托公司需要加快转型步伐,加强主动管理能力,实现差异化竞争。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银行与信托之间的“友谊小船”还能支撑多久?
 
  近日,光大银行(601818,股吧)理财子公司获准开业,加入建设银行等5家国有大行理财子公司开业大军。伴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扎推开业,信托公司感到“瑟瑟发抖”。
 
  数位信托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银行理财子公司强势登台确实给信托带来一定竞争压力。随着双方投资范围趋同,银信通道等业务会受到冲击,甚至会加剧信托公司之间的分化。对此,信托公司需要加快转型步伐,加强主动管理能力,实现差异化竞争。
 
  银信通道业务受冲击
 
  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式登上历史舞台。作为脱胎于银行理财的全新资产管理机构,未来理财子公司的展业会对银信合作以及信托公司的业务带来哪些影响呢?
 
  百瑞信托博士后工作站研究员孔慧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投资范围来看,银行理财子公司可谓是获得了“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类信托”的综合牌照,与信托公司的业务形成竞争。
 
  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目前的投资范围来看,银行子公司除了不能直接放贷,其他的已经可以和信托相媲美。而且,银行子公司可以开展公募且可直接投资非标债权资产,这是相对信托的一大优势。如果理财子公司在私募领域的发力,叠加母行的渠道、客户以及资源支持,这也会对信托行业带来一定的竞争压力,会倒逼信托行业改革。
 
  在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之前,银行理财和信托公司之间合作关系大于竞争关系,彼此的客户群体有显著的差别。张婷进一步对记者分析,但今后随着双方投资范围趋同,之前的合作模式会受到冲击,“一方面,客户层面的竞争会加剧,另一方面,之前的代销模式也会受到冲击”。
 
  中铁信托研发部黄霄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银行有了理财子公司就可以直接做资产管理业务,并且理财子公司可以直接参与标准化的金融产品的投资,不用通过信托通道“绕道”,这也就是说信托的通道功能将弱化。
 
  信托业内人士李林(化名)则告诉记者,银行理财子公司对信托的影响总体是负面的,部分小型信托公司或许并不占优势,信托公司之间的分化也或进一步加速。“如果是比较小的信托公司,没有自己的财富中心,产品全靠银行代销,或者通道业务做得较多,面临理财子公司的竞争,压力其实会很大。不过,目前来看,有理财子公司的银行不是那么多。”
 
  资金端影响巨大
 
  信托行业管理资产规模的壮大与银行的合作密不可分。不少业内人士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强势登台后,或对信托公司资金端产生巨大影响。
 
  黄霄盈告诉记者,信托一直主攻“非标”,是天然的非标投资机构。因此,短期来看,银行理财子公司对信托资产端的影响不太明显,但是对信托的资金端的影响是巨大的。
 
  李林向记者表示:“凭借银行众多的网点,银行理财子公司资金来源比信托容易太多。这对信托资金获得的方面影响太大了。此外,子公司毕竟有银行背景,银行隐形信用比信托强太多。”
 
  孔慧芳也说:“银行理财资管规模位居资管行业首位,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资产获取渠道和营销渠道更为广阔,销售方式更为灵活,银行理财产品更具市场认可度,这些优势无疑使其成为整个资管市场最强有力的竞争者,大大压缩信托业务空间”。
 
  错位竞争成关键
 
  信托公司与银行理财子公司之间存在竞争,也仍可合作。对于银行理财子公司带来的冲击,信托公司需要加快转型之路,积极回归信托本源,形成差异化发展。
 
  孔慧芳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综合牌照’仍不能被称为‘万能牌照’。银行理财子公司并不能发放贷款,也不能发起设立慈善信托等业务,因此二者之间仍存在合作机会。”
 
  与银行理财子公司相比,一方面,信托公司可以开展贷款业务,直接投资信贷资产,同时可以发起或参与资产证券化业务。而理财子公司不具备放贷资格,也不能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主要股东发行的次级信贷ABS。另一方面,财产权信托,居间、资信调查和代保管和保管箱业务及对外担保业务等业务也是信托公司可开展,而现阶段理财子公司不可开展的业务方向。
 
  张婷也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与信托公司之间的竞争会加大,但仍有很多层面可以进行合作。比如,信托公司的非标投资已经有很丰富的经验,而银行理财子公司非标额度会受到比例的限制,这就决定了未来公募理财产品投资非标还会更多的通过信托,而信托公司也要不断的打造自身完善、丰富且专业的产品线,以满足不同期限、风险要求。
 
  在孔慧芳看来,未来,信托和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竞争将呈现“差异化业务”和“错位竞争”的特点。从短期看,银行理财子公司对信托影响较为有限。理财子公司发展初期阶段,将依托其比较优势,在业务端聚焦客户资源和业务资源均占优势的公募产品,在客户端则以风险偏好较为保守的普通客户为主,与信托公司的针对合格投资的私募产品形成错位竞争。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则告诉记者,通过资产配置、家族信托等提供更加完善的服务,通过金融科技等提升客户体验,提升客户粘性。“双方的全面竞争倒逼信托公司,要么继续下沉客户资质,要么通过更加专业的水平、丰富的交易结构设计等方面强化资产端的优势。在资金端,信托公司未来要更加聚焦高净值客户的服务,与理财子公司形成差异化竞争”。
 
  面对竞争,信托公司提高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才是王道。黄霄盈也告诉记者,信托公司应建立专业投研团队提高业务研判能力,风控能力和资产配置能力,提高非标项目的主动管理能力,做到专业化的团队进行专业化的管理。
 
  “在信托传统通道业务受阻、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挤压下,以家族信托为代表的财富管理业务有望成为信托行业新的风口;二是要着重加强资产端投资能力,提升主动管理水平,实现全链条的管理覆盖;三是要着眼于客户资产配置需求,大力开发标准化产品。”孔慧芳提出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