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有何影响?

2019-08-07 11:08 | 来源:未知

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有何影响?

  美国举起关税大棒,并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意图升级经贸摩擦,这不仅无助于解决其国内经济、政治和社会面临的问题,反而会给美国带来负面影响
 
  美国挑起的经贸摩擦将破坏现有高效的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危害全球经济秩序,导致全球范围内资源配置的低效率,并加大世界经济的下行风险
 
  8月6日,由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主办的“贸易战没有赢家——中美经贸关系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学者表示,贸易战没有赢家,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影响可控,中国在持久战中耐力更强。美方挑起贸易战损人不利己,并给世界经济造成危害。
 
  美升级摩擦将付出更多经济代价
 
  美国再次出尔反尔,举起关税大棒,并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意图升级经贸摩擦,这不仅无助于解决其国内经济、政治和社会面临的问题,反而会给美国带来负面影响。与会专家认为,由于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清单中大部分是消费品,包括手机、电脑、玩具、塑料、家具等,这些商品可替代性较低,对其加征关税势必会提高消费者的生活成本,因而新一轮的加征关税对美国自身损害会进一步扩大。
 
  美国以贸易逆差为由挑起对华经贸摩擦,然而1年来,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没有减小,反而在扩大。商务部研究院对外贸易研究所所长梁明表示,2018年美国的货物贸易逆差将近9000亿美元,是美国建国以来的最高值,今年前6个月美国的出口下降了1%,贸易逆差增长了3%,如果美国继续挥舞关税大棒,美国的逆差还会持续扩大。
 
  商务部研究院对外贸易研究所研究员梅新育表示,此次美方威胁加征关税的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大部分是生活消费品,这样一来很可能推高通货膨胀水平,并改变美国PPI高于CPI的格局,使工业企业利润进入下行周期。此外,随着中美经贸摩擦的升级,国际市场油价可能大幅下跌,这将使美国高负债的页岩油气公司面临巨大风险,对美国金融市场产生强烈冲击。
 
  商务部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所长张建平也认为,对中国输美商品新一轮加征关税后美国的通货膨胀水平会逐渐显现出来,美国企业的盈利能力和市场盈利的预期都会逐渐下降,美国的进口商和居民将必须要承担由此带来的成本。
 
  贸易战拖累世界经济增长
 
  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贸易战,将对整个世界经济格局产生深远影响。与会专家认为,制造业在全球的布局是以各国的比较优势为基础的,美国无视国际贸易理论常识而挑起经贸摩擦,将破坏现有高效的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并且危害全球经济秩序,导致全球范围内资源配置的低效率,并加大世界经济的下行风险。
 
  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副会长李钢表示,美方这种开历史“倒车”的行为,彻底打破了已形成的全球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这“三链”本身的形成是由当今的国际分工格局所决定的,在这个分工当中,中美两国居于相应的地位,本身是互惠互利的经贸关系,这种本质的经贸关系并不会因为美方发起的贸易战而改变,但是美方所采取的对华产品替代,意图使当前的产业链断裂,这种行为违背市场规律、经济规律、国际经贸关系规则,将导致世界经济的低效率。
 
  当前国际贸易的数据也证明了李钢的观点。梁明表示,今年上半年韩国出口总额下降了8.5%,日本出口总额下降近5%,许多国家的贸易都因紧张的国际贸易形势而有所下降,这是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罕见情况。商务部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梁艳芬分析,美国加征关税会使全球GDP下降0.5个百分点,损失额约达到4550亿美元,这无疑对当前增速放缓、风险增大的世界经济更加不利。
 
  此外,美国的政策严重破坏国际经贸规则,给世界经济的有序运行造成阻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表示,美国开展的一系列对华贸易限制措施公然违反了世贸组织规则,打破了各国不以国家安全为理由限制贸易的默契,滥用长期以来臭名昭著的单边主义措施“301条款”等贸易限制措施,给世贸组织的运行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张建平也认为美国的做法危害全球的经济秩序和规则,他说:“现在所有在全球价值链上有商业关系的企业、国家,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去做生意,怎么去投资,这都是美国政策带来的极端负面的影响。”
 
  中国在持久战中耐力更强
 
  美国对中国加征新一轮关税,对中国的经济影响可控。专家们认为,贸易战是没有赢家的,但中国在持久战中的耐力更强。中国不惧贸易战,将坚定不移捍卫国家的核心利益。
 
  梁明带领他的团队一直在分门别类跟踪研究货物贸易。他表示,美国加征关税的中国输美商品,由340亿美元到2000亿美元,再到3000亿美元,其可替代性越来越低,特别是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其中100%需要从中国进口的有57项,90%至100%需要从中国进口的有214项,80%至90%需要从中国进口的有202项,大量商品需要从中国进口,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替代作用很难实现,即便加征关税,美国依然需要从中国进口。从数据来看,中国的第一大贸易国地位并没有因中美经贸摩擦而受到影响。2018年美国对中国进口增长了5.6%,今年一季度增长了1%,美国从中国的进口下降程度偏小,相反中国从美国的进口下降程度更大。他表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口略增长0.1%,贸易总额比美国多出1017亿美元,出口比美国高出3475亿美元,依然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通过推演可以得出,即使美国对全部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对美国年出口额最多可能下降1600亿美元,下降额度可控。
 
  梁明表示,从中国输美商品的结构来看,中国对美国市场的依赖较小。中国对美国出口商品的集中度非常高,主要集中在手机、电脑类商品上,如果排除这些商品,中国对美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是非常低的。对所有中国输美商品的出口占比的分析显示,这些商品中100%需要出口到美国市场的只有15项,90%至100%需要出口到美国市场的只有13项,80%至90%需要出口到美国市场的为11项,即便是50%至60%需要出口到美国市场的也仅有71项,纯粹依赖美国市场的商品很少。从中国经济结构来看,中国的制造业主要依靠内需。中国所有制造业企业中只有13%用于出口,而87%用于内需,其中出口部分美国所占比例仅有2%,因而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影响可控。
 
  商务部研究院院长顾学明也表示,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可控的,由此导致的中国产业对外转移也是完全可控的。中国作为唯一一个产业门类齐全的国家,制造业的比较优势依然突出,依然是绝大多数外资企业,特别是制造业投资的首选国。“美方的极限施压、恐吓和讹诈,对中国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我们会坚定不移捍卫自己的核心利益,一寸也不会让。”顾学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