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文化交融区域经济发展 “文化即墨”绽放异

2020-05-31 16:19 | 来源:未知

乡土文化交融区域经济发展 “文化即墨”绽放异彩


即墨市气象局08月14日14时30分发布天气预报:今夜到明天,阴有阵雨转多云,有轻雾,北风4-5级转3-4级,海上6-7级阵风8级,最低气温23℃,最高气温30℃;明晚到后天,多云间晴,北转南风3-4级。森林火险等级:2级,难以燃烧。

寻根乡土

“文化即墨”绽放异彩

 

。。时下,走在即墨环秀街道前南庄村,眼前的一处处小景令人驻足:古朴的青砖墙环绕农舍、村道,一块块石磨镶嵌其间,几百年的大石磨、古井被重新修葺,如意湖上架起了曲回廊桥……这是一个有着六百年制作石磨传统的村落,村南就是往昔老石匠们制磨的山谷,宛若展现村庄历史“地质断层”的大片石磨坑,如今经过重修,已成为由蜿蜒的观景栈道围合的美丽“石林”!当地牢牢植根于村庄历史文化积淀来推进美丽乡村建设,一个有“乡村记忆”、有青山绿水的古村重现颜容。

这一幕幕关乎“文化乡村”的情景冲击着即墨人马毅磊的视线和心坎。定居新西兰的他每年都会回到即墨,让他魂牵梦萦的是即墨传承乡村文化行动呈现出的众多节点,这些节点已被他记录成厚厚的一大本日记。“怀揣一缕乡愁,记载乡村记忆,寻根即得故土。”他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几行有力的大字。

作为推动即墨新一轮发展的重要战略,“文化即墨”建设这几个字不是空泛之论,而是一枚鲜明的印章,印刻在了经济社会发展的版图之上。全面实施乡村记忆工程就是一个切入点,一处处传统建筑得到保护,乡村文化产业的发展开始破题……千年古城即墨,开始着力推动乡土文化遗产的可持续发展,一系列建树带来的“家园归属感”,正交融于即墨的经济建设、区域发展之中,使“文化即墨”的价值和分量得以凸显。

柳林湖畔绿柳成荫,碧水蓝天相映成趣,水天相容,让人沉醉。

 

从根脉上追寻古村落的文化记忆--

让“村庄家园”重现颜容

即墨龙泉街道柳林村,一汽-大众华东基地旁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如今却是一番焕然一新的景象。

“先有柳林甸,后有即墨县。”这一民谣中的柳林甸即是柳林村。村里地下水源丰富,原先有众多泉眼,村庄人文鼎盛一时。但后来绝大多数泉眼被掩埋,这个有着八百多年历史的村庄只剩下几排低矮平房……

随着即墨乡村记忆保护工程的实施,这个古村如奇迹般地重现旧景--当地将泉眼重新挖掘,使之成功复涌,以此衍生出一处历史遗迹景点。汪汪一碧的柳林湖,湖边的长廊古阁,池塘绿菏,宛若一个美丽的惊叹号呈现在田畴之上。

“注重保留城市记忆”被浓墨重彩地写进了2017年即墨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围绕“记忆的保护”,更有详尽的落实细化之举。从“打造一批文化地标和景观”,到“充分融入古城文化、海防文化、山海文化等元素”等等。

让失落的文化记忆重新“破土”,抖落岁月尘埃,让它重焕新颜。古村落修葺,成为重寻“文化即墨”的一个最好载体!

即墨众多乡村围绕本土历史文化、道德传承、民风民俗、宗族先贤、特色产业等方面,进行系统挖掘整理,并通过不同载体加以呈现。

素有“鸡鸣三县地、浪拍三邑惊”之名的金口镇凤凰村,村中有56处保存完好的明清北方特色建筑。凤凰村《房氏族谱》记载,短短两百年间,从房氏家族中走出了七品以上大员28位,太学生56名……

在这个古村里,记者看到,包括这条著名的“房氏胡同”在内,保护性修缮工程已全面运行。建设单位对破损、濒临倒塌的院墙、古宅实施了保护性修复,精美的凤凰古村重见天日。村中两条南北向的“非”字形小巷将古村落分割为不同的四合院,墙体采用大小不一的原石块加工拼接而成,石头与石头之间严丝合缝,浑然一体……

乡村文化记忆要保护,更要传承。围绕打造古村落自然风景区,当地人将凤凰古村建筑独有的符号、细缝花墙、镂空雕窗等特色元素,融入到了村街的刻石、宣传栏等设施中。

一个个古村落的修葺、重现,是“文化即墨”重新显山露水的一个重要符号,是一个象征。这不仅是让人们重新去触摸它的脉搏、肌理,重新让模糊的文化影像清晰起来,饱满起来,同时更是一座城市自我认知的过程,是寻根的过程,让人们重新感知脚下这片土地的厚重磅礴,把根脉植于深厚的文化沃土之中!

 

 

1

挖掘“厚土层”,重梳地域文化肌理--

“乡村记忆”在细节中被唤醒

“这把小壶真稀奇,这边盛酒,下边放碳加热。”在即墨天宫院社区天宫院民俗记忆馆,一把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用来温酒的小锡壶引起了前来参观的小学生蓝笑婷的浓厚兴趣。不远处,她的小伙伴正站在布老虎、纺绳车前热烈地讨论着。

经过两年精心筹备,天宫院民俗记忆馆已启用。

这个民俗记忆馆的出现,彰显了即墨实施乡村记忆保护工程的一种诉求--让“乡愁”在一个个细节和文化符号中被唤醒,让今时今日的人们重新触摸、感知到它。

“沽河河畔的民家生活、乡俗文化不能仅成为一代人的回忆,要让孩子从小接触,代代传承。”天宫院社区党支部书记张志洋一番话语,道出了这个民俗记忆馆的功用。

“开设民俗记忆馆,村民们花了不少心思,”张支洋感慨地说,收集的老物件儿一部分是喜欢收藏的村民捐筹来的,不要钱用于免费展览。另一部分是村民自发组织多方打听,由村委出资收集来的。

天宫院社区的民俗记忆馆现有老物件近百件,分为日常生活用品、厨房用品、老家具、农用器具、畜禽用品五类。这些用品每件都配有精致铭牌及说明。在天宫院民俗记忆馆这个载体里,文化显现着温情之力、延续之力,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穿行其中,仿佛回到手工时代,还原了淳朴的农家生活。

作为维系个体与故土情感的纽带,“乡愁”因其独特的地理印记、文化特征而格外打动人心。盘活一部村史,留住几分乡愁,即墨围绕搭建“乡村记忆馆”所作出的努力,显现出文化传承的另一种力量--不同地域显现着各自的特色。

大欧村是山东省传统文化村落。据《即墨县志》记载,大欧鸟笼制作始于明代,距今已有五百年历史。走进大欧村民俗记忆馆的大门,鸟儿栖息树枝、鸟笼悬挂树杈的场景便映入眼帘,老匠人的手艺可谓惟妙惟肖。一幅幅介绍大欧起源记忆、文化传承、产业发展、美丽乡村的资料图片悬挂在墙壁上,清晰展现了大欧村的“峥嵘岁月”“沧桑巨变”“再创辉煌”三个不同阶段。

在即墨,形态各异的乡村文化记忆馆,诉说着多元化的乡村文化。对历史的抚摸,对岁月的重温,对文化细节的回味,都尽在其中了。有了记忆,有了细节,“文化即墨”不再是模糊的影像、抽象的教条。在一个个细节的重见天日中,它变得鲜活起来,细腻起来,可触可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