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文化暖心公益行讲堂

2020-03-21 10:22 | 来源:未知

围棋文化暖心公益行讲堂

  刘斌,男,汉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人,九三学社社员,围棋一级裁判、武术一级裁判、黑龙江省音乐家协会古琴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现任教于哈尔滨师范大学文学院,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古代文学、围棋文化、古琴文化、武术文化、金庸小说等,曾获黑龙江第四届高校微课大赛一等奖、黑龙江省第二届传统武术比赛男子软器械银奖,撰有《围棋千字文》《纹枰对韵》,已出版《侠骨文心论剑时——金庸小说教你传统文化》《唐宋文人与围棋》(合著,第一作者)《历代围棋诗词精华赏析》(合著,第二作者)《围棋文化百问》等。

 

  出席灯谜大会——玉树临风

  儒道互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显著特征,在历史上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儒道两家思想,于中国文化而言,仿佛车之两轮,缺一不可。围棋,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是祖先智慧的结晶,自然也浸润其中。可以说,儒道文化的精神在围棋艺术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儒道互补

  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围棋就被印上了儒家的烙印,并且在演进发展中被不断强化。关于围棋的起源,目前可见的最早的典籍是战国时期的《世本》。《世本》一书,相传为战国时赵国史官所作,其内容主要是记载黄帝以来至春秋时列国诸侯大夫的氏姓、世系、居(都城)、作(制作)等。《世本•作篇》里提到了围棋的起源:“尧造围棋,丹朱善之”。

 

  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

  按照《世本》的说法,上古时期五帝中的尧帝发明了围棋,他的儿子丹朱擅长围棋。不过,《世本》原书早已失传,我们现在见到的是后人的辑本。各种不同的辑本中并非都有这八个字。亦有人认为,这八个字或是根据《博物志》杜撰。关于围棋起源,各类围棋史引用最多的晋朝张华的《博物志》,《博物志》里说:“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或云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或云”就是“有的人说”,也就是说,传说围棋的发明者是尧,也有的人说是舜。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几乎所有的当下所编写的围棋史都是这么说的。其实,我们要是查找《博物志》,你就会发现,现存的《博物志》里根本就没有这条记载。这是因为,我们今天见到的《博物志》也并非当年张华的原本。根据东晋王嘉《拾遗记》说:《博物志》一书原有四百卷,晋武帝令张华删订为十卷。尽管这种说法目前没有旁证,但《隋书•经籍志》杂家类著录本书即为十卷。而今本内容混杂,文辞疏略,注释也只有寥寥数则。我们今天见到的《博物志》已经不是原书原貌。而后人搜集而成的这个版本里是没有这条记载的。

 

  《博物志》

 

  西晋张华

  也就是说,我们所见的《博物志》里的这段记载实际上是二手材料。不过,引用过这段话的古代典籍很多,如宋代江少虞的《事实类苑》和祝穆的《古今事文类聚》里都引用过这段话,而宋代高承的《事物纪原》、明代陈士元的《论语类考》里也都引用过前半句。这基本可以断定,虽然今本上没有这段话,但其真实性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打谱——凝神静气

  尧也好,舜也罢,都是儒家推崇的圣人。将发明权冠诸圣人头上,足见古人对围棋的重视。不过,在古人看来,围棋本是“小道”,《孟子》中即言:“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在魏晋之前,人们的观念中,围棋不过是一种游戏。而让这种游戏发扬光大,地位提升,一方面得益于围棋自身技术的发展,另一方则是后世文人赋予它更多的人文内涵。在后人的不断附会之下,围棋身上的儒家特征体现得越来越明显。

  经世致用,是儒家重要的处世原则。儒家思想从产生时,就十分强调入世,强调物尽其用,所谓“修齐治平”是也。孔子就曾说过:“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论语·阳货》)孔子觉得,葫芦只能悬挂观赏,而不能食用,乃是无用。《易经》“井“卦爻辞也有“井渫不食,为我心恻”之语。王弼注:“渫,不停污之谓也。”孔颖达疏:“井渫而不见食,犹人修己全洁而不见用。”在儒家看来,空怀节义与才能而不见用,是失败的人生。王粲在《登楼赋》中就感慨于自己才华的埋没:“惧匏瓜之徒悬兮,畏井渫之莫食。”

  要让围棋发扬光大,必须使其与主流的儒家思想“嫁接”,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怎样体现围棋的实用价值,是后世围棋传承者不断探索的课题。元代虞集在为《玄玄棋经》作序中即指出:“自古圣人制器,精义入神,各以致用,非有无益之习也。”可见,有用,是围棋体现儒家思想的最直接的方式。晋代葛洪《西京杂记》中记载了擅长围棋的杜陵人杜夫子“为天下第一”,有的人讥笑他下棋浪费时间,他的回答是“精其理者,足以大裨圣教。”

  论语

  不过,围棋的实用性在现实生活中很难体现。特别是在以农为本、以农立国的古代中国,围棋被视为“末作”,本末是不能倒置的。据《明太祖实录》记载,朱元璋曾经下令:“若有不务耕种,专事末作者,是为游民,则逮捕之。”后世文人聪明地将围棋的象征意义扩大,“上有天地之象,次有帝之治,中有五霸之权,下有战国之事。览其得失,古今略备。”(班固《弈旨》)有了这种比附,围棋的实用价值就非常明确了,它不是关乎人们衣食住行这样的小事,而是可以以小喻大,体察兴衰成败。所谓“试观一十九行,胜读二十一史。”(清 尤桐《棋赋》)这一点,宋人宋白在《弈棋序》里说得非常清楚:“弈之事,下无益学植,上无补化源,然观其指归,可以喻大也,故圣人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