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投资接盘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

2020-02-13 10:59 | 来源:未知

文科投资接盘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

《我不是药神》剧照

作者 | 周锐

新型肺炎能够阻断影视市场前进的脚步,却不能延迟资本市场的运作,北京文化成为2020年第一个出现资本变动的影视公司。

昨天(2月11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力控股”)与北京市文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科投资”)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华力控股拟向文科投资转让其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约1.09亿股,占北京文化总股本的15.16%。具体转让价格待收购方完成尽职调查工作后再协商确定。

公众迅速从这则公告里提炼出两个信息:第一、如果这场股份转让顺利完成,那么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变更,北京文化“易主”;第二、本科投资背后公司的大股东是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北京市文资办),这意味这是又一起国资入股民营企业的案例。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场转让发生的背景。1月31日北京文化公布2019年业绩预告,公司净利润亏损19.5亿-24.5亿,下降幅度最高达到851.95%,这个数字即便放在普遍下跌亏损的影视公司里也十分显眼。同时,北京文化旗下子公司世纪伙伴、星河文化业绩下滑,最终商誉减值造成利润影响。

消息公布后,北京文化股价涨幅达到10.05%,总成交额为2.18亿。于是国资入股北京文化就有了更多的解读,这到底是北京文化找到了新的“掘金地”,还是寒冬之下迫不得已的“卖身记”?

 

亏损20亿、大股东股份冻结,国资“紧急救援”北京文化

相对于前两年,2019年北京文化过得并不顺利。在2017年押中《战狼2》一战成名后,北京文化有了“爆款制造机”的光环,2018年北京文化再次押中了《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等爆款作品,同时参与出品了2019年春节档票房冠军《流浪地球》,2019年北京文化股票涨幅一度超过60%,市值增加40亿。

但是爆款从来是可遇不可求的,没有具体的方法论,带着赌石一样不确定性。在2019年影视行业整体走低、爆款骤减的情况下,北京文化参与投资的电影如《攀登者》《被光抓走的人》等,票房皆不如预期。

 

同时世纪伙伴(收购价13.5亿)、星河文化(收购价7.5亿)两家电视剧公司,电视剧业务收入大幅下降,2015年高价收购后的“资本后遗症”迸发出来,北京文化拟计提相应的商誉减值准备13亿-14.7亿。

北京文化回复深交所问询的公告涵中透露,公司对世纪伙伴期末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计提减值准备4.4亿,存货跌价4000万。而世纪伙伴参与开发的电视剧《江山不悔》《澳门故事》《雪白雪红》《好儿好女》《世间道》《这就是我们》以及电影《刀背藏身》等项目均处在停摆状态。

 

雪上加霜的是,2020年的春节档因疫情取消,影视市场受到重创,A股市场影视板块一片郁郁葱葱。

这种情况下北京文化无疑是缺乏资金的,从解决资金困局的角度而言,文科投资的入股也有合理性。但是2019年陷入亏损境地的影视公司并不少,万达电影、华谊兄弟、华策影视、唐德影视、欢瑞世纪等影视公司均遭遇了不同程度的亏损,为何偏偏是北京文化选择国资入股?

一切或许早有预示。从2018年年底开始华力控股所持的北京文化股份陆续遭遇被动减持、股权冻结。2017年华力控股通过信托计划间接增持了北京文化1.87%股份。

2018年底因合同纠纷,华力控股所持北京文化1.14亿股(占比15.9%左右)于2018年底被上海金融法院司法冻结,经协商,2019年1月14日解除冻结。

2019年1月16日开始一直到1月底,北京文化公布了四次华力控股减持公告,因为因融资环境紧张、信托计划期满,资金方协商未能达成一致等原因,华力控股通过信托计划的股份遭遇了四次减持,分别减持0.44%、0.38%、0.27%、0.06%股份,并表示还可能存在继续被动减持。

这期间华力控股所持北京文化15.9%股份再次被北京市三中院司法冻结。到2019年7月,华力控股再次通过信托计划减持0.72%股份,此前华力控股的增持股份与直接所持股份全部减持与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