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根传统文化下的“非讼”意识

2019-12-15 14:21 | 来源:未知

植根传统文化下的“非讼”意识

“非讼”与“诉讼”相对立,是指遇到纠纷后选择和谐处理,不提倡“诉讼”解决问题的价值观念。

孔子曾说“听讼吾犹人也,心也使无讼乎”。

孔子的意思,我审理案件的标准和别人是一样的,但我的目标是使人们不争着来诉讼;追求让人们在发生纠纷时采用“非讼”的方式解决问题,并不主张利用法律诉讼来解决问题;这是德治理念在传统纠纷解决方式的体现。

现在仍然有许多人的意识中潜藏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价值趋向;这是“非讼”观念传承和发展的结果。

古时候,为什么民众普遍有诉讼为非的观念,为什么“非讼”的意识能在长达几千年的社会传承中一直为人们所接受并坚持?

这并不是诉讼意识淡薄的体现,而是深受传统文化影响形成的思想观念,而这种观念同时获得了古时统治阶级的大力提倡和引导,有的君王甚至以“无讼”作为自己治下太平与盛兴的评判标准,才沉淀出了古时民众的“非诉”意识。

“非讼”意识背后是传统文化植入个人价值观的结果,这种意识在和谐的外衣下得以植根和发展,不可否认的是其对法律观念存在一定的冲击;但是“非讼”意识的深植有利于和谐的构建与传统美德的弘扬,是传统文化发展的结果。

植根传统文化下的“非讼”意识,为什么能成为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念
 
 
 
 

01

“非讼”意识是儒家思想“中庸”观的体现

在提倡以德治国的儒家思想中,“非讼”其实就是“中庸”思想的一种选择。

《礼记·中脂》所说:“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中庸的关键就是“不偏不倚,调和执中”。这样来看,中在法律上有中立、中间、中和的意思,就是当发生纠纷后,有中间人可以中立的去中和纠纷,这样纠纷便可以和平的处理,达到和气的目的。

从道德上看,中庸是人理想人格的最高境界的体现;从社会治理看,中是分析一切矛盾,解决一切现实问题的最正确的方式与手段,这样中庸思想的价值传承体现在法律意识上就出现了“非讼”的观念。

而且在德治文化的引导下,“非讼”行为本身就可以成为传统道德的典型模范,成为人们争相传颂的美德故事,这就为“非讼”意识的发展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当这种意识被道德所提倡,同时又受到民众的普遍接受,那么就有成为为人处世的准则和道德修养的评判标准的可能。在这种文化氛围中,自然而然的会让人们崇拜和发扬不去诉讼、不用诉讼、不敢诉讼的“非讼”意识。

在中庸思想的指引下,古代统治者们无不将“无讼”视为法律秩序良好的最高要求;地方官员就会以减少诉讼为己任、为己政绩,去寻求上层的认可;这样非诉讼的价值观念从上到下就获得了提倡,全社会在治理上追求“无讼”的境界,君王也会以“德君”自称,发展起来就是统治者孜孜以求的礼治社会的体现。

植根传统文化下的“非讼”意识,为什么能成为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念
 
 
 
 

02

“非讼”意识体现在传统哲学上,是符合“天人合一”和谐理念的要求的

在古代的文化传统一直有“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天人合一”强调人们的一切行为都应该符合天意,认为天与人之间存在着相互感应的关系,而这种关系的实质便是和谐。

而为了迎合“天人合一”的价值追求,人们和谐观中所体现的思想就是要以“非讼”意识来指导自己的行为,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纠纷,这与“中庸”是相映成趣的。

董仲舒说:“庆为春、赏为夏、罚为秋、刑为冬,庆赏罚刑之不可不具也,如春夏秋冬之不可不备也”。

将庆赏罚刑与春夏秋冬相对应,就是对人与自然和谐的良好阐释;进而演化出人与人之间保持和谐的价值理念,就不足为奇。

“天人合一”的自然观念发展起来后,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和谐就成为了顺应天势,值得倡导的价值观;在这样的观念下,将法律实施在社会治理过程中,自然要体现和谐的要求,那么“非讼”的意识就会应运而生。

同时,在经济不是太发达,信息交流不是十分快速的古代,诉讼纠纷是民众讨论和关注的重点,甚至有的人会认为法律诉讼是一种专断、极端的解决问题方式,不符合和谐的要求。

于是“以和为贵”便成为大多数人为人处世的信条,万事以和为贵,当人与人之间出现了权利义务纠纷时,就会首先“和平”的解决原则。

假如,用诉讼的方式解决问题,就不得不面对舆论的谴责和别人的谈论;这样“和谐”就成为了古代仁人君子的传统美德,为传统法律文化中“非讼”意识的潜藏和发展提供了生存基础。

植根传统文化下的“非讼”意识,为什么能成为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念
 
 
 
 

03

“非讼”意识的营养汲取于封建传统家族主义

封建社会的结构模式中,‘“天下之本在家”,家是社会政治制度的核心;体现在实践中便是家长制,家族主义,这样就形成了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社会宗法制度。

民众心目中,只有“家”的和睦亲善,才能导致“国”的安定升平。面交通与交流的不便,更多的纠纷和矛盾产生于宗族之中,而宗法制度处理问题的核心决定了封闭性与情理性,通常不会给外界社会造成更大的影响;简单来说,就是能在内部处理的事情,就不用到官府去寻求救济。

这样看来,诉讼的必要性就会减少,“非讼”的意识便得以生根,法律调整是不是就会显得多余,而且有悖于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

通过诉讼来解决,意味着要动用法律的手段,而法律本身的强制性势必会破坏温情脉脉的家族亲情,违反家族制度所赖以维系的“亲亲”“尊尊”原则。

因而,各宗族内就产生了“族规、家法”等具有封建色彩的调和宗族内部矛盾的手段,而且古代的亲亲相隐原则也要求,亲属之间互尊互保,如果公然闹出去必然违背法律和道德的价值倾向,这样就为“非讼”提供了营养成分。

植根传统文化下的“非讼”意识,为什么能成为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念
 
 
 
 

04

“非讼”意识对现代法治的影响

表面来看“非讼”意思会对现代法治的发展造成冲击,会弱化人们寻求法律救助的意识;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其实“非讼”不仅为古代社会所褒扬,在现代法治中,解决纠纷的程序中设置了和解、调解,还有法院居中主持的调解,都是从法律到道德在对“非讼”进行一种引导,追求最好的“息事宁人”的纠纷解决方式,这不仅符合法治追求的精神,更是对传统美德的弘扬。

"非讼”意识可以人们在面临纠纷时,更倾向于先通过自力的方式寻求解决,同时还可借助外力进行调解,可以有效减少处理纠纷的难度和时间,体现了“德法共治、自由正义、和谐友好”的法理兼具情理的精神价值。

德法共治,法律充分人作为个体的内心价值需求,提供了敞开的解决空间,可以先行用“非讼”的方式来试图解决问题,假如无法成功,还为其提供法律兜底保护的手段,这是道德与法律共同治理的良好体现,同时也是德法共治追求的目标,更加符合人性自主和治理方式的丰富,对构建和谐互助的社会治理氛围有积极作用。

自由正义,“非讼”的引导更多是自由层面的,并没有强制必须用非诉讼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同时又为需要诉讼解决方式提供了健全的程序和手段,这样民众可以充分的实现自由的选择,有利于在纠纷解决过程中体现正义。

和谐友好,“非讼”对构建和谐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本身也是和谐的价值追求,如果能通过非诉讼的方式解决问题,团结、友好、互助、谦让的和谐氛围便得以构建和完善;所以说,“非讼”作为一种思想意识,发挥着应有的价值。

植根传统文化下的“非讼”意识,为什么能成为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念
 
 
 
 

结语

虽然,人们之间的争端总在产生,有许多纠纷的解决依赖于诉讼的居中裁判;但是提倡“非讼”有利于在一定范围内提前解决不必要的诉讼纠纷,“非讼”仍然有其生存的空间和价值诉求。

同时,传统的儒家思想道德仍然是构建和谐的核心价值追求,如果民众能自觉或不自觉地接受“非讼”的形式来解决问题,就体现了现实道德中和谐观与中庸观的传承作用。

在法律层面上,“非讼”可以体现出事前预防、协商和解、法律风险控制和化解的作用;在道德层面,“非讼”可以体现出友好互助、自由诚信等积极作用;所以仍值得我们提倡和发展。

所以“非讼”意识才得以植根在传统文化之下,成为人们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念和积极的和谐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