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为何以甄士隐开篇?原因不简单!

2019-11-13 15:53 | 来源:未知

红楼梦为何以甄士隐开篇?原因不简单!

我们读小说会发现,很多小说都是直奔主题,直接交代故事主线,随后男女主角出场,故事展开,但红楼梦显然没有按照这样的小说套路来写,所以脂砚斋不止一次批红楼梦是不落古今小说俗套。

单是红楼梦的开篇就与众不同,它并没有直接写到四大家族,而是以江南一个隐居的乡宦甄士隐开了头,曹公为什么这么安排呢?这背后隐藏了哪些深意?通过反复阅读这一回,我们大致可以得知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将真事隐去,掩人耳目。我们知道,甄士隐,即真事隐之意,作者一开篇就说了:此书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

曹公之所以这么安排,看似是将真事隐去了,但我们知道红楼梦是他十年心血凝结而成的,自然不可能都是“贾雨村”云云,他这么做也许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躲避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是托言将真事隐去,通过“假语存”,来写自己的真实经历。

正如太虚幻境那幅对联说的“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真即是假,假即是真,无即是有,有即是无,就像《金刚经》里说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曹公开篇设置的“甄士隐”“贾雨村”贯通全文,紧扣“梦”“幻”二字,正是如此章法。

红楼梦为何以甄士隐开篇?原因不简单!

 

第二,一段小荣枯,以小见大。前面说了,很多小说的正常写法,是直奔主题,而曹公偏不这么写,独创了以小见大,曲径通幽的写作手法,跟大观园的开门却是一处假山遮挡有异曲同工之妙。

脂批说:不出荣府大族,先写乡宦小家,从小至大,是此书章法。不仅开篇的甄士隐是这样章法,后面曹公写贾府日常时,也并没有按照正常的写作手法来,而是从刘姥姥这个跟贾府有些瓜葛的村老妪入手,是一样章法。

曹公之所以如此安排,正是要通过甄士隐这么一个小乡宦之家的荣枯,来映射和伏线贾府之荣枯。我们知道,甄家最后败了,甄士隐出家,封氏守寡,这似乎正暗示贾府贾府最终结局,宝玉出家,宝钗守寡。从家族兴衰来看,甄家的败落,暗示的也正是后文贾府的败落,

第三,先出主旨,为世人下一棒喝。红楼梦另一处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是在最后表达全书主旨,而是一开始就把主旨交代了出来,这一点即是通过甄士隐对好了歌的解读体现的。

甄士隐为什么会如此解读好了歌呢?这其实正是他出家顿悟的一个过程,也正是因为甄士隐从当地望族跌落到人生低谷的这一系列的转变和打击,让他开始了悟,而他的一番对好了歌的注解,几乎就是红楼一书的主旨所在。

曹公如此写来,正是先为世人吓一棒喝,令看官着眼,着眼的关键在于:富贵荣华,到头来都是一场空。此后再看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眼光自是不同,这是曹公在点醒世人。

红楼梦为何以甄士隐开篇?原因不简单!

 

第四,贯穿全文,有始有终。按照曹公“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写作手法,红楼梦里出现的每个人物,发生的每段情节,都会有始有终,前后照应,所以甄士隐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他被曹公安排作为红楼梦开篇人物,在第一回出场,绝非曹公随意写来,如果有八十回后情节,在宝玉和诸芳尘缘了却,回到警幻处销号之时,甄士隐应该还会出现,引渡众人回到太虚幻境。

脂砚斋曾批“真不去,贾焉来”,是为甄士隐出家,引出贾府,后文贾府败落,也许正是“贾不去,真焉来”,诸芳流散之时,正是甄士隐奉警幻之命,度众人复归太虚幻境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