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中国文化的最高信仰

2019-11-09 19:42 | 来源:未知

钱穆:中国文化的最高信仰


钱穆:中国文化的最高信仰

 

我们今天简单来讲中国人的最高信仰,乃是天、地、人三者之合一。借用耶教术语来说,便是天、地、人之“三位一体”。在中国,天地可合称为天,人与天地合一,便是所谓“天人合一”。《中庸》上说: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

这说明了中国人最高信仰之所在。人能“赞天地之化”,还能“赞天地之育”。一切宗教只说人要服从天;佛教则说人要皈依法;现代科学则要凭人的智慧来征服自然;都不说是要来“赞助天地之化育”。

中国人理想,则人在天地间,要能赞助天地来化育,这就是我们人参加了这个天地,与天地鼎足而三,故曰“与天地参”。而最后成为天、地、人之三位一体。

天地有一项工作,就是化育万物。人类便是万物中之一。但中国人认为人不只是被化育,也该能帮助天地来化育。在宇宙间,有三个能化育的,一是天,一是地,其三便是我们人。这一信念,似乎为其他各大宗教所没有。

我常说,世界任何一民族,任何一宗教,他们之所信仰,总认为有两个世界之存在。一个是我们“人”的世界,或者说是地上的世界,物质的世界,肉体的世界;另有一个是灵的世界,或说“灵魂”的世界,天上的世界,或说天堂。

耶稣教就这样说,人在天上世界犯了罪,被罚到这个世界来,所以这个世界有它的“原始罪恶性”,它终会有一个最后末日,我们信了耶稣就得救。所谓救,是救我们的灵魂,重回天堂去。这个世界,则似乎是没有救的。这岂不是清楚地分了两个世界吗?

回教和耶教差不多。佛教里讲的诸天,其地位尚在佛法之下,诸天同人一般,亦要来听佛法。皈依佛法可入涅槃界,至于这个人世界,则是一轮回界,由人类自己造业而起。

如是则佛教、耶教、回教都一般,都说有两个世界。即如西方哲学似乎亦都有两个世界的想法。若他们只承认一个世界,则此一世界便成为唯物的,无神的。多数西方人认为此世界要不得。

至于中国人所讲所信仰的世界,则祇有一个,而又不是唯物的。

中国人也信有天,在中国人的原始信仰中,也许这个“天”和耶教回教所信仰的“上帝”差不多。后来演变,常把“天地”连在一起,便和现代科学只认为是一“自然”的讲法差不多。

就中国人观念讲,天地是一自然,有物性,同时也具神性。天地是一神,但同时也具物性。天地生万物,此世界中之万物虽各具物性,但也有神性,而人类尤然。此世界是物而神,神而物的。非唯物,亦非无神。《中庸》上说: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

人与万物都有性,此性禀赋自天,则天即在人与万物中。人与万物率性而行便是道。庄子说:

惟虫能虫,惟虫能天。

天叫它做一虫,它实实地做一虫;在虫之中便有天,那虫也便就是天。人则有了文化,远离自然,也便是远离了天。此是庄子道家说法。孟子则说:

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

是乃“人神合一”,人即是神,也可说人即是天,主要在人实有此善,而此善实即是天赋之性,人能尽此性之善,即是圣是神。其实即是“性道合一”,“人天合一”,人的文化与宇宙大自然之最高真理合一。此乃是孟子儒家见解。

说到此处,不仅是中国文化之最高信仰,也即是中国文化之终极理想。人的一切即代表着天。整个人生即代表着天道。

说部《水浒传》中的忠义堂一百零八好汉,也是在替天行道。“忠义”是人性,所行之道则是天道,此亦是中国文化之最高信仰与其终极理想深入民间,沦浃心髓,为一般社会共同所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