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了解与诺奖擦肩而过的中国“卡夫卡”

2019-10-17 10:53 | 来源:未知

让你了解与诺奖擦肩而过的中国“卡夫卡”

“这些人喽,太重视这个奖了,一个奖,不就一个奖,又没有得,干嘛都来找我。”

 

1. 我坚持了三四十年,每天都要写作。我有66/67了,还不赶快搞,哪里都不想去,就是待在家里搞创作。我不需要灵感,我每天都有灵感。每天写一个小时,规定自己在什么时候写。自动写作,而且也不构思。——残雪回应诺贝尔奖采访。

2. 他们总是极力去笑别人,其实是因为心里害怕,怕暴露自己,才假装做出一副姿态,好像发现了什么惊人可笑的事。——《苍老的浮云》

3. 人的肉体是灵魂的衣服……人的灵魂是最丰富最广大的世界。我们看见的,只是灵魂外面的东西。人的灵魂是真的有。——采访录

4. (写的东西)属于灵魂的黑洞洞的处所;它在世俗之上、虚无之下的中间地带。——采访录

5. 花香味里更有股浊味,使人联想到阴沟水,闻到它人就头脑发昏,胡思乱想。——《苍老的浮云》

6. 楮树上已经结了果,等果子一熟,你就会睡得很熟很熟。她身上老长疮,就因为她脾气大。——《苍老的浮云》

7. 现在,他的确是独自一个人了。其实我们谁又不是这样呢?我们白天里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忙忙碌碌,夜里睡得又沉又死。假如我们当中有一个人在半夜里突然醒来,再也睡不着了,一夜又一夜,难道他就不会产生做实验的念头吗?关键是,我们白天太累了,一倒下去就睡得那么香,所以谁也不会有失眠的经验。——《痕,名人之死》

8. 我们俩,住在上面,我们不点灯,就几乎等于不存在,是这样吗?——《痕,归途》

 

人人阅读 · 40个金句,让你了解与诺奖擦肩而过的中国“卡夫卡”

 

 

9. 也许你认为我在告诉你一个谎言,但你的猜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事实:你一直在倾听。——《痕,一段没有根据的记录。》

10. 只要我双手用力,就会抓到一些东西吗?——《痕,双脚像一团鱼网的女人。》

11. “满地都是行尸走肉,连看都不用就知道,这世上没有一个活人。”他偏激地说,还有几分得意。——《痕,去菜地的路。》

12. 曾经有过这样一位描述者,但这件事是很不重要的,因为对于我们来说,凡未经证实的事都是不重要的。——《痕,从未描述过的梦境。》

13. 她从不在他预料的时候来,也可以说她总是在他预料的那个时候到他公寓里来。每次她来临,他脑海中就出现一个特别清晰的图像,那图像是一个三角形,边缘有些灰灰白白的雾。——《痕,匿名者》

14. 我没能说出它们的美,但我提供了暗示,读者通过这些暗示,有可能找到再现它们风采的途径。面对永恒之物,人所能做的只能是提供暗示,谁又能抓得住永恒呢?——采访录

15. 黑暗的丹麦王国是一个灵魂的大监狱,他早已被浸泡在淫欲的污泥浊水之中,洁身自好的梦已化为泡影,所有青年时代的努力与奋斗都像尘埃一样毫无意义。——《地狱中的独行者》

16. 幽灵来到人间,为的是提醒人不要忘记理想依然存在,也为告诉人,险恶的前途是人的命运,因为今后的生涯只能在分裂的人格中度过,“发疯”是活下去的唯一的方式。——《地狱中的独行者》

 

人人阅读 · 40个金句,让你了解与诺奖擦肩而过的中国“卡夫卡”

 

 

17. 骚动结束时。寡妇跳上一个石桌、挺着饱满而富有性感的胸部,高呼要“维护传统的审美情趣”。——《突围表演》

18. 他们要等着瞧。他们等到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群众不仅不去打洞,简直连提也不提这事了,他们不久就将这事忘了个干干净净。别有用心的人空喜欢一场。——《突围表演》

19. 我一直在走,我走了多远了?其间我呼唤过青莲好多次,她没有回答。是不是她上到了山顶,就听不到下面的声音了?——《一棵柳树的自白,鬼屋》

20. 他听见爹爹的声音越来越细,越来越远。有凉风吹在他脸上,还有鸟在周围叫,很舒服。他坐起来了,他的身上一点都不痛。抬眼望去,金黄的油菜地无边无际,蜜蜂们在花间忙碌。梅花的叔叔的房子在哪里?他站起身来看了又看,没有看到。——《一株柳树的自白,鹿二的心事》

21. 只要我们回忆起那种死过去又活过来的感觉,生长力就会回到我们体内。——《一株柳树的自白》

22. 苦难的岁月,可怕的沉沦。玫瑰园不是地狱,但对于被园丁遗弃了的我来说,比地狱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株柳树的自白》

23. 那么我,我的出路在哪里?我没有出路,我的出路在于想出一条出路,在于“想”本身。——《一株柳树的自白》

24. 古格坐在那里,看着那台弹子机,不由自主地用手触了一下那手柄,立刻有一大堆玻璃球流了出来。他吓得跳起来,离它远一点。他完全没有对付这种异物的经验,所以决定还是躲开为好。——《一株柳树的自白,道具》

 

人人阅读 · 40个金句,让你了解与诺奖擦肩而过的中国“卡夫卡”

 

 

25. 一旦进入真正的睡眠,这项活动就要停止。他尝试过利用梦境,但不知为什么在梦中,藤萝从不曾出现过。梦境是不可靠的。——《一株柳树的自白,爱思索的男子》

26. 就这样混混沌沌,过了一年又一年,过了三年又三年,过了十年又十年。——《等雪》

27. 哈,我暗自发笑,幸亏我是个傻子,傻子是不会老的,这是我唯一相信人们说的一句话。——《等雪》

28. 人的记忆在某些时候会形成一种永恒,随着时间的流失会愈来愈清晰。——《又到雪落时》

29. 我们远不如蚕那么纯粹,人类将所有的事都弄得复杂了,我们必须通过隐藏在大自然里头的各式各样的镜子才能看见自身的本能。——《本能》

30. 城市里也有镜子,那些镜子更是专为人所设计的。——《本能》

31. 丢掉的是看得见、说得出的东西:职位、名誉、身份和品格——一切对他进行外部规定的东西。命运总是将他赖以生存的这些依据抽空,逼得他流离失所。而没有丢掉的是反叛的欲望,求索的决心。——《灵魂的城堡》

32. 我是属于月光的,狮子属于黑暗。奇怪的是,狮子总是在荒原上沐浴着月光来来回回地走,而我,通常在充满了腐殖质的土壤里同蚯蚓一道耕耘。——《黑暗灵魂的舞蹈》

 

人人阅读 · 40个金句,让你了解与诺奖擦肩而过的中国“卡夫卡”

 

 

 

33. 我成功了,并不完全是俗话说的“有志者,事竞成”。关键的关键是你体内那不息的冲动,以及顽强的意志力。一个人如果能始终忠实于自己的冲动,不为外界的蝇头小利所动摇,他总会达到某种自由的境界。——残雪博客

34. 我的小说里头从来容不得花哨的形容词,也容不得轻浮。——《把生活变成艺术,红花衣和日记本》

35. 模仿是人类的天性,这个天性里头包含了如此巨大的功利。使得世世代代的人们乐此不疲,以至于遮蔽了人性中那个最为古老的源头。——《把生活变成艺术,无法逾越的障碍》

36. 自从艺术同我之间的纠缠变得不可解脱之后,如何样获得一种宁静的心态便成为了我生活中的首要大事。——《把生活变成艺术》

37. 任何一个人,从人性的角度出发都应该是某种程度上的艺术家。——《永生的操练》

38. 要创造纯美的作品,就得将内心变成沙漠。这个过程也可以用“万念俱灰”来形容,在万念俱灰的决绝中,欲望将全部苏醒。——《看不见的城市》

39. 为达到一种最最纯净的语言,他将说出的词语一个一个地否决了。“玫瑰、河流、石桥、风暴,”他继续地说,厌倦得快要发疯。他的声音接着变得如同连珠炮一般,他还尽量将眼皮翻上去,如同垂死的罪人,什么都不想看了。“立交桥、烟、商店、警察、中央大道、火车站、喷泉……”一阵痉挛止住了他的声音。啊,那种意境,那种意境空无所有而又无所不包。吐出的词语是多么的下流啊!——《最最纯净的语言》

40. 我要写的东西不在大家公认的这个世界里。它在哪里呢?那个另外的世界?我两眼茫茫,但我内心在跃跃欲试。通过不懈的、有点神秘的写作(我知道)它在地平线之外,我的有限的视力看不到的地方;它在深而又深的,属于灵魂的黑洞洞的处所;它在世俗之上,虚无之下的中间地带。——《艺术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