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里“巧言令色”中的“令”

2019-08-12 18:55| 来源:未知

《论语》里“巧言令色”中的“令”

许久不写关于“汉字”的文章了。今日头条里看到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关注,作者去山东曲阜孔子的家乡游“三孔”:孔府、孔庙、孔林。那里有个规矩:若是能背出30条论语,并且从考官那里抽取相关的三道题目都能答对的话,可以免门票。作者眼看胜利在望,结果栽在了这道题目上: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里的“令”字是什么意思?答案是“美丽、美好”的意思,即用花言巧语及美色去讨好别人的人,是很少有仁爱之心的。

“巧言令色”这个词后来作为一个成语形容用花言巧语来迷惑、取悦他人。最早的出处是来自于《尚书·皋陶谟》:禹和皋陶谈论治理国家时说了一句“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这句话里的“孔壬”是“尧”时期的大佞臣。 佞臣,就是奸邪谄媚的臣子。那么“巧言令色”里的“令”,真的是美好的意思吗?

其实,在汉字里的“令”最早并没有“美丽、美好”的意思。之所以会被解释为“美丽”,无非是从词的结构上与语句的逻辑上分析得来,因为“巧言”既然用“巧”来形容“言”,那么“令”必定是形容“色”的,美色与花言巧语岂不是都能迷惑人吗?但是“巧言”一词,解释为“花言巧语”固然成了贬义,但“巧言善辩”一词却是褒义,所以“巧言”一词本身是褒义的。“令色”若是解释为“美色”或“和颜悦色”更是个褒义词了,何故并到一起反成了贬义呢?

最早的“令”这个字在古文字里,上面是个集合符号,下面是个跪坐的人,

《论语》里“巧言令色”中的“令”是美丽的意思?

​本义即把人集中起来听令。原本的“命”字就只是比“令”字多了个“口”,

《论语》里“巧言令色”中的“令”是美丽的意思?

如果你观察够仔细,还会发现最早的“命”字里面的人其实是一个人半蹲的坐姿,即“尸”的古文字。“尸”的本义当然不是尸(简化前写作“屍” )体,而是一个处于坐姿状态的人,古代只有“神”或君主、大臣等地位崇高者才能以这种姿态坐着。有个成语“尸位素餐”,最早就是骂朝廷的大臣空占着职位而不做事,白吃饭。所以“命”最早就是一个人把其他人集中起来发号施令的意思。“命”字侧重下令者,“令”字偏重听令者,之后“命令”二字趋同。我们后来敬称对方的父母及儿女为“令尊、令堂、令郎、令爱”等,不就是谦虚地把自己放在了一个下级的位置上吗?

巧言令色里的“令”应该指的就是听令者,“令色”就是听令者面对发令者时所表现出的“脸色”,这种脸色十有八九是“谄媚”的。后来为了区分发令者与听令者,造了“伶”字代表“听令者”,所谓“伶俐”就是指能干净利落地执行命令,从而引申出机灵聪明之意。

《说文》等字源书把“伶”解为“弄臣”,即逗弄皇帝开心之人,犹指古代的乐师,依据是相传黄帝时期乐官叫伶伦,是中国古代发明律吕、据以制乐的始祖,即中国音乐的始祖(《吕氏春秋.仲夏纪》),所以“伶”就代表了乐师。但这样的逻辑是否成立呢?

《吕氏春秋·古乐》有“昔黄帝令伶伦作为律”的一段记载,说伶伦模拟自然界的凤鸟鸣声,选择内腔和腔壁生长匀称的竹管,制作了十二律。从这里可以看出“伶伦”发明的乐器就是类似排箫、笙、竽之类的竹管乐器。首先,神话传说基本都是后人编的。其次,普遍取名也是根据其贡献而造的:比如黄帝又名“轩辕”(马车上的两个部件),因造车之故;其妻发明蚕丝织布故名“嫘祖”(嫘=女性+丝团,祖=祖先)。那么“伶伦”呢?“伦”字去掉单人旁为“仑”,古文字的“仑”,

《论语》里“巧言令色”中的“令”是美丽的意思?

上半部分同“令”,仍是一个集合符号,下面是“册”字,是将竹子用绳子捆在一起的意思,后来当然就是指记载文字的竹简卷册,但同样也可以是指将竹管绑缚在一起吹奏的竹管乐器。所以作为书籍卷册要按一定的顺序排列,作为吹奏乐器也要按照韵律高低排序,从而引申出“伦理”、“人伦”的概念。“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出自《尚书·舜典》,其中的伦(倫)

《论语》里“巧言令色”中的“令”是美丽的意思?

和(龢)

《论语》里“巧言令色”中的“令”是美丽的意思?

这两个字的古文字都含有“仑”字,与竹制乐器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用“金、石、丝、竹、匏、土、革、木”等八种材质制成的乐器所奏出的音乐务必要和谐,不互相干扰、扰乱整体秩序。让天上的神与地上的人听后能和平共处。

因此“伶伦”之所以叫“伶伦”,“伶”就是指听令的一群人,“伦”就是吹竹管乐器的人。说到这里,如果你还有疑惑,那么与记载黄帝乐官名字叫“伶伦”的《吕氏春秋.仲夏纪》同出于战国末期的《韩非子·内储说上》一书记载的“滥竽充数”的故事总该听过吧?南郭先生之所以能混在人堆里“假吹”,不就是以前流行许多乐师集中在一起吹奏属于竹管乐器的“竽”吗?可见“伶伦”就是根据当时“流行音乐”的演奏模式杜撰出来的名字,即便黄帝时期真有那么个竹管乐器创始人,他的真名恐怕也不叫“伶伦”。

故“伶”最早就只是“听令之人”,之后引申出“逗主人开心之人”的意思(对帝王而言就是弄臣)。一开始娱乐活动少,只有听音乐,所以伶最先代表“乐师”;之后项目增多,表演歌舞的、戏曲演员等等也被称为“伶人”。虽然说现在的古装剧越来越离谱了,但有些桥段还是合理的:就是每每在帝王将相花天酒地、欣赏歌舞表演之时,总有人上来报告坏消息。这时的帝王将相要么脸色一变,要么将手一挥,那些舞女乐师就立即收起笑脸,惶惶然如丧家之犬般退去......可见“伶人”是最要揣摩主人意思的人,这要是马屁拍在马脚上难免惹来杀身之祸。

“巧言令色、鲜矣仁”里的“令”就是“伶”的意思,伶人的主要职责不就是取悦自己的主人吗?说着阿谀奉承的话、摆出一副奴颜婢膝的脸色,这样的人当然不可能是个心中真有“仁爱”的人。虽然把“令”解释为“美丽”并不太影响对这个成语或者对这句话的大致理解,但即便只是“一字之师”,我也愿意去做。

“令”后来到底有没有“美好”的意思呢?有的!“令辰、令名,令闻令望”这些词里的“令”从各方面分析都是“好”的意思。怎么引申过去的呢?先是有“时令、节令”这两个词,在农耕社会,古人认为按照不同的时节需要颁布不同的政令,以顺应时节的变化。那么能顺应变化的“时令”自然是好的:“时令蔬菜、时令水果、时令佳肴”等等都是指“当季的新鲜美味”。由此,“令”才引申出“美好”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