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出塞,把哪些中原文化带给了匈奴

2019-07-28 10:19| 来源:未知

昭君出塞,把哪些中原文化带给了匈奴

王昭君,名嫱,为西汉南君秭归人(今属湖北),晋代时避司马昭讳改称“明君”或“明妃”,是齐国王襄之女,因出身平民,17岁时被选入宫待诏。昭君自幼聪慧,等她进宫之时已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姿。其中沉鱼落雁一词就是以昭君为蓝本的。
 
宫女进宫都要由画师画像,以备皇帝随时宠幸。而当时主画的画师是毛延寿,毛延寿生性贪鄙,屡次向宫女索贿,宫女为得召见,大都倾囊相赠。因此,笔底添出丰韵,易丑为美,易美为丑,而昭君自恃清高,性子冷傲,且手中钱财不足以贿赂,因此虽然生的一副好皮囊,但是画像与本人还是差之一二。史书对这段的记载为“汉元帝后宫女子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案图召幸之。诸宫女皆赂画工,多者十万钱,少者亦不减五万。独昭君不肯,遂不为帝所幸。”
公元前54年匈奴呼韩邪单于被他哥哥郅支单于打败,南迁至长城外的光禄塞下,同西汉结好,约定“汉与匈奴为一家,毋得相诈相攻”。并且呼韩邪单于三次入长安,请求和亲。历史上关于昭君和亲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是昭君听闻和亲之后自愿出塞。“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汉元帝同意了昭君的请求,并且让她在之后的宴会上与另外的四名女子一同出席供呼韩邪单于挑选。
当昭君出场时,只见一名婀娜多姿的女子缓缓走来,她不施粉黛却仿佛自带一层精致的妆容,两叶黛眉浅颦微蹙,似嗔似怨,步履之间带起阵阵香气,令人心神向往。旁边的四名女子虽然姿色不俗,可是相比之下还是沦为陪衬,黯然失色。呼韩邪单于一下子就被这个女子深深的迷恋住了,甚至就连汉元帝也被吸引的久久不能回神。
在西汉《后汉书·南匈奴传》记载中写到“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而难于失信,遂与匈奴”。在宴会上,昭君举止娴雅,对答自如,此等奇女子也是令元帝后悔不已,所谓,宫中多少如花女,不嫁单于君不知,当然最后这名让皇帝错失一名美人的画师只能以死谢罪了。这种昭君自愿出塞说法虽然来源于后汉书,但是,因为史料多来自民间,其可信度没有《汉书》来的真切。只是因为民间的传颂度高,才得以流传。
第二种说法就是就是来自《汉书·匈奴传》:“单于自言婿汉氏以自亲。元帝以后宫良家子王嫱字昭君赐单于。”元帝派遣昭君出塞和亲来换取太平盛世,在江山和美人之间,孰轻孰重元帝分的还是特别清楚。单于见到昭君后被他的容貌所吸引,对于和亲的女子和汉朝的态度甚是满意。于是昭君便以公主的身份前往和亲。
 
昭君出塞后,两地交邻地区无犬吠警鸣,黎庶无干戈之役,牛羊遍地成群。昭君出塞不仅给两地人民带来了六十年的和平,而且也给匈奴带去了我们的汉文化。不仅带去了我们汉人的能人巧匠,带去了我们的养殖种植技术,还带去了先进的生产力,比如教会他们如何制作农业器具,如何养蚕剿丝,改善了匈奴人的生活。
昭君出塞促使了汉匈两朝和平相处,加强了两地的文化、习俗交流。还拉拢了呼韩邪单于,使汉朝免受了北匈奴的骚扰,使汉朝得以和平发展,有足够的时间养精蓄锐。还将“和亲”这种方式发展为历朝历代处理政治关系的一种手段。所以,无论从政治、从胆量、从容貌方面来讲,王昭君这四大美女之一的头衔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