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传统记忆 振兴地方文化

2019-01-12 10:24| 来源:未知

唤醒传统记忆 振兴地方文化


    纪录片《粤韵芬芳》以粤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粤剧著名演员欧凯明指导排练“《岭南一粟》欧凯明粤剧艺术专场”为主线,其间穿插了粤剧的兴衰史,道尽了粤剧艺术家们的酸甜苦辣。整部影片艺术气息浓厚,节奏缓中有疾,饱蘸深情,令人觉得甘醇回味。这部独具匠心的影片在纪录片传播价值的开掘,特别是在纪录片如何唤醒传统记忆、振兴地方文化方面展开的探索,十分值得玩味。

    “情迷置身这舞台上,一身风尘戏装,仿佛前生英雄,今世传奇样。”粤剧《岭南一粟》中欧凯明的这个唱段,瞬间将观众带入了纪录片《粤剧芬芳》所设定的情境之中。一开场,唯美的粤剧扮相、唱腔、舞台、色彩等,将舞台剧的特征以艺术纪录片的形式,创造性地呈现出来,再加上该片颇具冲击力的字幕使用方式,使得作品一方面对于原本不了解粤剧的观众来说,同样能够产生震撼——原来粤剧这么美,另一方面又令熟悉粤剧的观众产生疏离感——原来粤剧还能这么美!

    采用双线叙事讲述粤剧兴衰史

    粤剧之美在《粤韵芬芳》里得到了完美的展现。就纪录片的呈现而言,大胆运用色彩是这部纪录片的特征之一。细细观察不难发现,导演在色彩的运用上有独到的思考和意味。影片一开头是黑白的,在这一部分中,本片主角粤剧艺术家欧凯明在讲述内心的孤独,感慨付出的辛苦。所以这一段影片消除了色彩,采用了黑白色调予以表达。

    随着开场音乐、字幕的出现,粤剧艺术表演者在舞台上走位、排练,粤剧艺术得以在舞台上展演、弘扬。背景锣鼓点声逐渐增强,画面由黑白转为彩色,艺术家们的表演给舞台注入了“活力”,也使得整个画面“活了”,有了色彩。而当欧凯明缓缓地回忆起,1980年代观众逐渐远离戏曲,粤剧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低迷时期时,画面的色彩再度消逝,宛如整个时代背景的一种暗喻。

    戏剧性的转变出现在粤剧前辈红线女为了传承粤剧艺术,创办红豆粤剧团这一部分。当欧凯明接到恩师红线女的招募令之际,画面再次渐变为彩色。有了这些粤剧艺术家的代际传承,粤剧才能再次复活,画面也便再次有了色彩,时代因为有了传统艺术的复兴而五彩斑斓。这里,色彩不再仅仅承担美化、修饰的功能,它还承载了叙事的作用。

    此外,这部纪录片的结构安排巧妙,它采用双线叙事,讲述了欧凯明的艺术剧目《岭南一粟》的排演过程,同时以人物个体经历和具体事件折射戏曲发展变迁,既表现了欧凯明对于粤剧艺术的热爱与坚持,也将几十年来粤剧艺术的兴衰史乃至国家与时代的面貌贯穿其中,再现了一代代粤剧人生生不息的付出与传承。整个结构宏大而又丰满,颇具历史厚度和深度,将粤剧历史生动地展现在观众眼前。

    影片在双线叙事的背景下,采用了多重时空交织的手法。开片用友人为欧凯明打气加油的声音交代了《岭南一粟》的排演背景。导演为了强化现实时空叙事,在主线交代欧凯明排练过程时,以演出倒计时的方式清晰地标明了时间,极大地增加了影片的仪式感和悬念感。其间穿插的关于欧凯明自身学艺、从艺的回忆以及相关粤剧背景则是历史时空,强化了整个故事的历史厚重感。而讲述欧凯明对于粤剧文化遗产的继承和发扬、对粤剧新人的培养这一部分,则是现实时空与未来时空的交汇。三重时空的交织,让观看者对粤剧作为岭南乡音和文化遗产,从岭南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

    影片的核心人物是欧凯明。在人物刻画上,全片都在为我们描绘着一个无比热爱粤剧、甘愿为之奉献、不断超越自我的艺术家形象。他给徒弟进行演示时饱满的情绪、干净利落的动作,无不体现出艺术家的专业素养以及对粤剧发自内心的热爱;他不断地培育粤剧新人,即使已经获得梅花奖依然勤学苦练,特意到中央戏曲学院继续深造学习……他的形象不仅体现在他人的访谈讲述中,更体现在其点滴细微的举止里,因而更显得鲜明突出。

    借助影视探索地方文化推广之路

    如果仅仅把这部影片的价值读解为对于粤剧传承人的讴歌,未免过于单薄。

    在全球化的今天,本土文化的重要性已经引起越来越多学者的关注。粤剧诞生于明代,辛亥革命时期得到了改良和发展,但随着时代的变迁,世界文化的不断交融,以粤剧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戏曲一度陷入低迷。戏曲曾是中国人的主要娱乐方式,而今被其他更现代化、更时尚的娱乐方式所替代。《粤韵芬芳》其实提出了一个非常迫切的重大课题,那就是:地方性文化与全球性文化、传统文化与现代化之间的矛盾如何应对?它考验着每一位文化的建构者、组织者和参与者的智慧。

    以戏曲文化为代表的地方性文化在本质上属于内部文化,要传播出去难度颇高。所以,我们需要研究的是,地方性文化怎样做才能超越地方性、具有跨文化性;因为只有在这个前提下,地方性文化的“特色化”才有可能转化成为一个具有优势文化传播战略的概念,促使地方性文化以内外的双视角观看自身、兼容别人、推广自己。地方性文化、影视和汉语推广已成为我国文化输出的三大渠道。从这个意义上,《粤韵芬芳》将粤剧艺术(地方性文化)和纪录片(影视)的传播方式进行嫁接,这是它所具有的一个重要价值,值得被认真解读。

    由于我国的地方文化从传统封闭的农耕社会发展而来,在现代世界文化输出的高标准要求面前,地方文化的优秀性还欠缺与开放环境和外部世界的联系与对比。而地方性文化与影视结合,有助于提升各自的生命力。

    欧凯明提到,他刚开始学戏曲的时候,粤剧艺术处于兴盛年代,与之对应的空镜是在隧道中的汽车驶出隧道,阳光洒进来,画面从黑暗转为光明,这个镜头颇具象征意味——戏曲既带给了欧凯明人生的光明,同时也带他走进了戏曲新世界的大门,使得他采访中说到的“震撼”两个字更具爆发力。除此之外,影片中还大量使用了广州城市的空镜,描绘粤剧始发地的面貌(岭南文化);另一方面,讲述粤剧过去的传统时,将老照片和大量当今广州城市风貌进行对比,带给观看者一种世事变幻的沧桑之感。当欧凯明讲到被粤剧前辈红线女“相中”时,影片用了一个绿芽冒出枝头的空镜,预示着春天的到来,欧凯明走进了新的人生阶段。

    影片还多处使用了欧凯明在汽车上的画面作为转场,比如当他讲到自己刚开始学戏曲的时候,他是坐在汽车内进行诉说的,车辆在不断前进,窗外景物不断驶过。转场画面的意义在于:其一,作为现实时空和历史时空的连接,随着欧凯明的回忆,车辆仿佛也回到过去的时空;其二,车辆不断向前,窗外景物不断向后,烘托出一种新旧交替的气氛,暗含着导演对传统和现代性关系的反思。

    在片中,无论是粤剧前辈红线女、粤剧艺术家欧凯明还是新一代粤剧人,他们都在为粤剧艺术的传承与弘扬奋斗不止,试图通过一己之力在传承和创新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最让人感动的一幕是,当欧凯明带着他的创新方式演绎红色题材剧目《刑场上的婚礼》到广州大学巡演之后,他发现,原来有这么多年轻人愿意接触粤剧。演出当晚,粤剧前辈红线女也激动地表示,最开心的是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看戏,这就是粤剧的魅力。一位年轻女戏迷表示,粤剧的魅力对于年轻一代观众而言,是促使一个人在不断成长中,更想要去探寻家的记忆,探寻那片“乡愁”。这是一种文化自信的回归,也是《粤韵芬芳》给人们带来的一个重要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