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银行玩起高息“拼团”购

2020-03-26 10:17 | 来源:未知

有银行玩起高息“拼团”购

为开发新顾客,有银行近期推出了拼团理财产品,备受关注。
 
“一般来说,银行针对新用户发行的专享理财产品是加息的,但我们推出的拼团理财产品利率更高。以上一期为例,2人通过拼团购买的半年期限理财产品,年化预期收益率为4.33%,4人团达到了4.4%。”一家股份制银行相关人士称。
 
一位银行业内人士称,“这种玩法以较高的收益率为银行拓展更多的客户,但从长期来看,银行理财的收益率是下行的,销售形势恐怕难以持久。”此外,多位人士还认为,疫情影响下,好的资产越来越难寻,未来一段时间,银行理财资产端将面临着一定压力。
 
银行花式推销理财产品
 
理财产品“拼团”买,利率更高。这是日前有些银行为了缓解资金端压力,推出的销售理财产品新花式。
 
“每期拼团理财产品的年化预期收益是不同的,一般来说,人数越多,利率越高。我们上一期产品活动已经停止了,门槛是1万元起步,期限为半年,2人团的年化预期收益率为4.33%,3人团为4.36%,4人团为4.4%。”一家股份制银行业务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上述人士称,“拼团”理财必须由一位在该行购买过理财产品的老客户发起,在手机银行开团,然后在团长专属链接中输入新团员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等信息,也可以将链接发送给其他未在此行开户的新客户。拼团成功后,等待1~3天,团员们在产品销售时间才能看到预期年化收益率。若投资者对预期年化收益率不满意,也可以解散拼团。投资者认购产品后,发起者团长可以获得价值20~35元不等的积分。
 
记者了解到,在疫情阶段,一些银行理财子公司允许对新客户在线测评。不过,对于上述“拼团”理财产品首次购买者,记者了解到,还需要带着身份证,去线下网点进行风险承受能力评估。
 
上述拼团产品在当下具有一些竞争力。第一财经记者在多家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手机银行中查询发现,同为起投1年、期限半年的银行理财产品,国有大行预期年化收益率多在3.7%浮动,股份行在4%左右浮动。
 
“我们银行对新客户有专享的理财利率,通常期限为3个月到6个月,产品预期收益率比普通产品要高几十个BP,但目前还没拼团这种理财销售模式。”不少国有大行和全国性股份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近阶段央行和银保监会对于银行结构性存款监管趋严,叠加疫情因素,银行的存款端承压。同时,目前银行新发理财产品收益率普遍下行,拼团形式的理财产品相对同期新发行理财具有更高的收益率,在收益率下行阶段对于储户购买的吸引力更大。银行通过老客带新客的理财拼团形式,一方面可以开发新客户,另一方面也可以一定程度缓解银行存款负债端的压力。”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从行业来看,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难以维持,收益率仍有下行空间。
 
“春节之后,在疫情影响下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货币政策加强逆周期调节力度,例如,节后央行开展了多笔逆回购操作,向市场投放短期流动性,并下调逆回购和MLF(中期借贷便利)中标利率,市场流动性较为充裕;此外,资管新规对过去资产池的运作模式有了严格的限制,银行资管通过错配期限获取较高收益的难度加大,存量产品逐步到期后,新增产品难以投向非标,理财产品收益率也进一步下行。”另一位分析人士称。
 
Wind数据显示,2月,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除3个月期限上行外,其他期限多数下行,延续低位运行态势。具体而言,3个月期限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上行14BP至4.04%,1个月、6个月及1年期限分别下行4BP、7BP和20BP至3.74%、4.02%和3.99%,1周期限持平。
 
资产端将面临一定的资产荒
 
传统的银行理财产品资金主要投资于债券市场以及非标产品,监管政策导向以及债券市场宽松环境,再加上疫情影响,银行理财资产端面临一定的资产荒。
 
“理财资金主要投资于债权类资产,疫情对实体企业经营造成一定冲击,部分企业在春节期间的正常流水显著低于预期,短期内的清偿债务能力下降,进而影响银行理财资产质量。在此背景下,理财资金的投资难度加大,银行的投研能力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投研能力不足的短板将进一步暴露。”普益标准称。
 
“资产端面临以下方面压力:债市方面,一方面,债券收益率从低位进一步下行,投资端依托固定收益产品配置或难以达到业绩比较基准,且收益率曲线面临持续下行压力;另一方面,疫情拖累宏观经济增长并影响资产质量,企业信用债违约潜在风险压力上升。权益方面,股市震荡使得部分有权益类资产配置的理财产品面临回撤压力,特别是在高位建仓的银行理财产品更是如此。”光大证券分析师王一峰称。
 
“银行参与非标主要是通过信托收益权、项目融资等,但目前受疫情的影响,尽职调查等线下活动按下了暂停键,不少融资对手方还未完全复工,投资标的物显著减少。”一位信托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同时,资产端的压力也进一步向负债端传导。王一峰称,首先,净值型产品回撤甚至部分产品破净,对长期以来居民对银行理财“保本”的心理预期形成一定冲击,定期开放式产品面临赎回压力,续发产品面临被大额存单、结构性存款等替代的挑战;其次,为维持负债端的稳定,银行被迫通过加大让利甚至贴息来维持相对较高的付息率,特别是中小银行面临更大压力。
 
徐承远称,对于大中型银行而言,随着理财子公司的纷纷成立,其投资渠道以及产品类型更加多元。当前股市整体低估,可以适当加大股市的资金配置。而且,大型银行相对于中小银行具备更好的投研能力,可以在债券投资品种上进行扩大,在ABS、类REITS产品、城投债、可转债和中资美元债方面进行一定的高收益低风险组合策略。
 
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其理财资金仍以债券和非标投资为主。由于市场资金面的宽松,部分高等级信用债具有一定利差优势,中小银行可以发挥本地信息和资源优势,扩大其所熟悉领域的信用债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