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保险公司何去何从?

2019-08-18 13:57| 来源:未知

小型保险公司何去何从?


和大多数人印象中“财大气粗”不一样的是,保险行业里同样有严重的贫富不均。

2018年对于保险行业不是一个友善的年份,由于资本市场的萎靡不振、汽车销量自1990年以来的首次下滑,更加激烈的竞争局面等多种因素,财险、寿险行业纷纷承压。

其中受到影响最大的,就是行业中排名靠后的中小型保险公司。这些企业虽然大多有实力强劲的股东,但由于多种原因,经营层面并不尽如人意。

根据统计,2018年四季度有40家非上市财产企业亏损,除了“老三家”人保、平安车险和太保之外,几乎所有企业都面临营收或利润下滑的局面;

2018年,67家寿险公司亏损近31亿元,分化非常严重,泰康人寿一家独大,2018全年净利润为118.59亿元,占67家寿险公司全年净利润总和的64.46%。泰康人寿良好的业绩表现,在提升了行业盈利的同时,掩盖了小型人寿公司的颓势。

不论是从静态的经营数据上,还是和行业内领先企业的对比上,小型保险公司都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危险的时刻。谁能扭转颓势,谁将最终掉队?套用一句足够俗气的评论就是,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都邦保险 车险业务拖累

 

都邦保险创立于2005年,是一家注册于吉林省吉林市,总部位于北京的全国性经营的保险机构,旗下有机动车保险、财产损失险、责任保险、短期健康保险、意外伤害险等多种产品。

观察其历史经营数据,可以发现其业绩具有一定的周期性,2010-2014年之间都实现了盈利,但2014年净利润同比2013大幅下滑,2015年亏损1.2亿元。2018年,都邦保险再次陷入了近亿元的亏损。

据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统计,2018年都邦保险实现保费收入37.9亿元,同比下降9.3%;

市场份额方面,从2017年的0.4%下降至2018年0.3%,而市场排名从去年的第23位下降6位,降低至2018年的第29位。

究其原因,都邦保险在车险上已经连续多年亏损,并且不断加剧。2015年,其车险业务净利润亏损1.41亿元,2016年亏损1.66亿元,2017年亏损1.78亿元。

可以看到,虽然全国新车销量增长直到今年才最终转负,但在此前放缓的几年里,就已经对车险企业造成了伤害。

中法人寿 吊车尾

 

在2006年创立之初,中法人寿可能是股东背景最为雄厚的保险公司之一,两大股东分别为中国国家邮政局(中国邮政)与法国最大的寿险公司法国国家人寿保险公司(法国人寿),两家合资设立时,法国人寿已历经150年历史,在全球拥有2800万保户。

另外,中国邮政最重要的资产,则是遍及全国的77000多个邮政网点,这是中国覆盖面最广、渗透率最高的商业机构。

双方的联合曾被一度非常看好,业务进展很快。到2009年,中法人寿一度实现了保费收入2.7亿元,达到历史峰值。但就在这一年,中邮人寿成立,2010年保费收入就超过了20亿元,可见作为中方的重要股东,中国邮政已经将经营中心完全转移到中邮人寿。

到2018年,中法人寿业务几乎全面停滞,日常经营费用需要向股东借款,在全国人寿保险偿付能力排名中持续垫底,几近空壳化。

幸福人寿 2018亏损王

 

2018年,幸福人寿确立了回归本源、价值转型的经营方针,以及从“粗放规模”向“集约价值”转型的战略。但就是在这一年,这家保险公司爆出了68亿元的巨额亏损。

公开资料显示,幸福人寿成立于2007年,从一开始就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中国信达绝对控股,但是在2019年6月,中国信达在港交所发布公告,拟通过省级以上产权交易所,对外公开转让所持全部幸福人寿股份。

实际上2018年并非幸福人寿的第一次亏损,在此之前很长时间,幸福人寿的业绩都并不好看。在2009-2014年六年时间里连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2.45亿元、-4.5亿元、-7.37亿元、-7.91亿元、-7.53亿元、-3.93亿元,总计约34亿元。

2018年巨亏之后,中国信达终于下定决心抛开这个烫手山芋,而对于接盘方来说,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来扭转这个亏损专业户的局面,也需要好好的思量一下。

长安责任 趟入P2P浑水

 

很多人对于责任保险了解较少,这是一种适用于一切可能造成他人财产损失与人身伤亡的各种单位、家庭或个人的保险。

在这个冷门细分领域,长安责任是国内唯一专业的责任险公司。但由于行业空间比较狭小,长安责任在2015年开始拓展业务,推出了P2P网贷履约保证险等融资型保证保险业务。

新业务不仅没有为长安责任带来更大的市场,反而造成了巨大的赔付损失。公开资料显示:长安责任为P2P平台赔付已近20亿元,但仍有22亿元的保险责任余额未赔付。

整个2018年,长安责任的累计亏损15.56亿元。

2019年1月14日,银保监会公布对长安责任的监管函,指出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41.50%,偿付能力不达标,风险综合评级为D类。

黄河保险 新保险艰难求生

 

随着以安邦保险、前海人寿、恒大人寿为代表的新锐保险公司登上舞台,并以相对激进的方式冲击传统保险市场和投资市场,很多企业都看到了保险行业的巨大价值。

因此,在最近几年时间里,有大量上市公司、企业集团积极申领保险牌照,设立保险公司,在业务发展的早期阶段,正是需要大规模的投入,因此这一时期的保险公司很容易在财务报表上形成亏损。

黄河保险就是这些新成立保险公司中的代表之一,这家保险机构以工程险为主要特色,2018年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险种是工程险、机动车辆保险、意外险、企财险、健康险。

年报显示,2018年黄河财险保险业务收入2.61亿元,净利润为-1.03亿元,暂时处于亏损阶段,但随着业务的深入,有可能会摆脱财务亏损的帽子。但在日益激烈的保险行业竞争面前,仍然需要所有股东、管理层和员工倾尽全力,才有可能在这场“养蛊”中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