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

2019-07-28 10:23 | 来源:未知

现在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

据报道,近期,央行行长易纲在谈及利率并轨改革的主要思路时表示,存贷款利率要分开走。他表示,存款基准利率仍将保留相当长的时间,以免出现存款大战;贷款利率定价机制要进一步改革,贷款基准利率淡出,由市场化报价利率来取代贷款基准利率,同时参考中期借贷便利(MLF)等一系列市场化利率。易纲表示,总体来说,我们现在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降息主要是应对通缩危险,但现在中国物价走势温和,因为猪瘟等因素,5月、6月CPI都到2.7%了,所以现在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可以说接近黄金水平,即舒适水平。

 
 
魏加宁:促消费和创新不妨鼓励国外一流大学来华办教育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加宁日前在上海的一场活动上表示,中国应当鼓励更多国外一流大学来办教育。一方面,可以促进国内教育消费;另一方面,可提升国内城市的创新水平。他提出,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期,政府应该出台鼓励教育的政策,比如支持MBA、EMBA等的学习,甚至延长义务教育时年。
 
沈建光:一线城市出现逆城镇化现象
京东金融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日前撰文指出,一线城市出现逆城镇化现象,但这一现象也并不值得过于担忧,不意味着中国城镇化红利的消失。相反,在观察到一线城市人口流出的同时,中国城市都市圈已经形成,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尤为明显。说明中国城市群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培育现代化都市圈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推动经济增长的一个新的增长极。从历史规律看来,尽管有基于大都市病的担忧,但都市圈的形成将有助于优化资源的分配,促进产业的聚集,带动就业机会的增加,不少国家在经历过探索之后也都回归到发展大都市圈的道路上。
 
李迅雷:国资划转社保作用或有限
面对庞大的社保缺口,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日前撰文指出,尽管国资划转社保有助于缓解社保缺口、国企改革、民企困境三大难题,但在现有政策框架下,当前国资划转社保的作用并不明显。一方面是划转范围仍然较小,另一方面是目前国资划转社保之后,只取分红和资本运作收益,并不能处置国有资本。未来若能赋予社保部门对划拨的国有股权拥有更大的处置权,或许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如通过减持或并购来获得资本运营收益,而不仅仅依赖非常有限的国企分红。
 
张斌:财政政策要精细调控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周三表示,在全球贸易争端频发、国内需求较弱的背景下,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做到稳总量、优结构和增韧性的精细化调控。稳总量,要保持广义信贷增长稳定,要避免广义政府债务大起大落。优结构,要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增加消费者补贴,减少生产者补贴。增韧性,要尽快出台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综合治理方案,政府要划清政府和市场边界,多管齐下处理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存量。
 
陈波:上海先于全国已进入深度经济转型期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陈波指出,上海先于全国已进入深度经济转型期。与发达国家类似,目前的上海基础设施建设已基本完备,传统制造业早已达到了发展的瓶颈,一些产业转移向内地乃至海外。与此同时,上海的第三产业迅速发展,今年上半年上海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达到9.1%。从GDP的构成来看,全国平均消费支出占GDP比重还不到55%,而上海的比重已接近75%,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看齐。由此可见,上海早已告别了传统的重投资、大建设、规模生产的粗放型经增长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以现代服务业为主,辅以高端制造业和高科技行业的 “后工业”模式。逐步进入“后工业”时代的上海比之前更加整洁、宜居和便利。